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九十四、樂不思蜀了

九十四、樂不思蜀了

  秋智不可理解,問道:“他們不是親哥們兒嗎?”

  秋霞說:“親哥們兒多了,他們家六個呢,一個爹一個媽的,你姐夫還有兩個姐姐,有一個就在省城,這么多天面都沒露過。不給你說了。”

  秋智接過去,說:“說了我也不懂,是吧,我最不樂意聽這句話,你不說咋知道我不懂!”

  秋霞笑了,說:“你懂,你啥都懂。”秋智又說:“大姐,別在長客站那解手,那算啥廁所,男女混用。”

  秋霞笑了,說:“什么男女混用,那不是臨時的嘛!出門在外顧不了那多,再說誰認識誰啊!”秋智看大姐都知道,不再說了。他進到那個廁所嚇一跳,以為走錯了,看排隊的有男有女的,放心了,有的撒尿就地解決了,女的也不管那些,年輕的也有,當著人們面脫下褲子就撒尿,她們的下身大智看得清楚,大智感到好笑,知道是被逼無奈,自己也撒尿,不排隊了,就地解決,這才真的是活人不讓尿憋死。

  吃過晚飯又來了幾撥人,都來看娘家來人,一個一個噓寒問暖的。他們穿的整齊,說起話來口若懸河。大智真是羨慕,紫銀還說這里人不念書,多有文化啊!不可能不念書。有一個叫五叔的坐在凳子上,給大智講一些國際、國內大事。什么今年五屆五次會議還沒召開,原因是啥,明年六屆人代會有啥新政策。大智覺得他是德福大爺似的人物,在德福之上,有心結識。

  這時大姐過來悄悄地掐了他一把,說:“紫銀來了,在那屋喊你呢。”把大智拉到東屋,紫銀在凳子上坐著呢。

  秋霞笑著說:“他是這個村子給各家掏大糞的,別的活干不了,天天去鄰居家蹭電視看,其實他一個字都不認識,你沒看我都不愛搭理他,別過去了。”說完走了。

  紫銀看著他笑,說:“小舅,你那么愛聽他白話,我在外面看見了。你都聽入迷了。他們都這樣。”

  秋智也覺得好笑,說:“《鏡花緣》的淑士國。”紫銀不懂,也不好問。秋智想起來在大爺家讀的《鏡花緣》,堂堂探花唐敖遇到學館先生的窘樣,還不如不通文墨的林之洋那幾句鳥槍打。想想大笑起來。

  紫銀敬佩的說:“小舅,你念過挺多書吧,你將來有了出息,我們能沾光嗎?”大智斜躺在炕沿上,點點頭。紫銀站在地上,胳膊肘戳在大智的腿上,聽大智講路上的見聞。秋霞送走了客人,走過來看到這樣,臉就拉了下來,紫銀看小嬸過來趕快起來,看出了小嬸的不悅,訕訕地走了。

  秋霞狠狠地瞪了大智一眼,說:“離她遠點兒,別看她才十五,人小心不小,啥都懂,瘋著呢,聽到沒?”

  大智不敢回口,趕忙說:“聽見了。”

  第二天早上,秋霞做好早飯走了。秋智經營兩個孩子吃飯,然后鎖上門,帶他們去河邊看打魚。外甥說帶小舅去看撈泥鰍。泥鰍長在稻田埂的小溪里。大智看有人在撈,拿網子把水攔住一會兒,就有十幾條,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撈了大半盆。大智跑過去看看,還有螃蟹、蝦子等。外甥說,拿回家當時就煮,鹽都不用放,特別鮮。大智看這小屁孩都知道,這是再普通不過了。原來看《沙家浜》,郭光建唱的一日三餐有魚蝦,大智羨慕的不得了,到這一看,沒什么,又想到細沙河,和這里比還是有距離的,但是,如果問他更喜歡哪里,他還會毫不猶豫地回答“細沙河”。

  大智帶著倆孩子到小賣店買了點東西回去了。大嫂和紫銀在門口站著呢。大智趕緊開門,看一眼紫銀,沒穿裙子,穿一件文化衫和大短褲。大家一起吃完午飯,大嫂洗刷完畢走了,喊紫銀一起走,紫銀要再玩一會兒。大智也怕她就走,一是沒有伴兒,二來怕這倆孩子鬧,有時這倆孩子說話還聽不明白。紫銀給孩子們鋪上褥子哄睡了,開始告訴家里的事。

  她五個叔,兩個姑姑,章守才是小叔,她奶奶生小叔時做下病根,一條腿癱了。孩子之間挺密,只差一兩歲,她爸比小叔大十五歲,兄弟不和氣,這次小叔腿斷了,誰都不上前,怕粘上,省城的大姑也不聞不問。小嬸兒和爺爺借錢,借給二十塊,爺爺說還要算帳,就是用自己家的馬車拉小叔去醫院,八十塊,再借給二十塊,湊一百。小嬸兒氣的把錢給扔了回去,一家子都是財迷。

  大智發現紫銀也挺能說,他心里明白,這是門風,誰也別說誰。大智在醫院看紫銀爸爸買燒雞下酒呢,每年春節章守才只給丈人家寄二十斤大米,有時十斤,可見也是個守財奴。大姐平時也該反省一下自己個,這時候家里人都往后面躲,問題都在人家身上嗎?大智懶怠聽了,躺在炕上睡著了。迷迷糊糊中感到手抓了什么軟乎乎的東西,睜開眼睛,看紫銀把自己的手放在她衣服里。大智身子抖了一下,惱怒地瞪了她一眼。

  紫銀臉紅了一下,看大智沒生氣,又拉著手放在胸上。秋智就假裝睡著,不再往回抽了。紫銀趴在他耳邊說:“別裝睡了,那地方把褲子都支起來了。”果然讓大姐說著了,人小鬼大。

  大智笑了,說:“我是你小舅。”把手抽出來,睡著了。他夢到了長客站的廁所,夢到了紫銀,看看又像是花麗。醒來后,感覺下面濕漉漉的,看一眼紫銀,依著炕柜睡著了。大智疑惑地看了幾眼,沒發現有啥不對,又躺下了。

  這時紫銀醒了,湊過來小聲說:“小舅,你尿褲子了,你白天還尿炕?多大了!”

  秋智說:“胡說!”感覺冰涼。他有些不知所措。

  紫銀看他的樣子,知道不是尿褲子,說:“你的替換衣裳呢?”

  秋智說:“在提包里。”

  紫銀下炕找出來說:“換下來我給你洗了,一會兒就干。我去東屋,別弄醒了孩子。”秋智滿面羞慚,換下褲子,拿這個褲子又擦了一下,真像做賊一樣。下炕去洗。

  紫銀在院里把壓井的水都引上來了,拿過褲子放在盆里泡上,說:“我曬一盆水,一會兒你再洗洗,丟人,臟死了。”大智拿過盆自己洗,洗了一會兒,紫銀接過去洗干凈了。過了幾天,秋仁和媽媽去呆了幾天,回去了,大智在關東待上了,白米飯,魚蝦,又有各種好玩的東西,還有紫銀,他樂不思蜀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股票怎么看趋势 无需联网的单机破解游戏 广东11选五怎么中 神来棋牌官方客服 股票策略交易平台 富乐游棋牌 山西11选五遗漏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软件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中华网赚论坛 百家乐 网上赚钱的平台哪个好 不需要网络的捕鱼游戏 下载熊猫棋牌 股票型基金投资技巧 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