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九十三、也闖了關東

九十三、也闖了關東

  大智找到了姐夫的病房,章守才正在吃飯,他有幾年沒看見秋智了,愣了半天。秋智還記得他的模樣,放下提包,喊了一聲姐夫。章守才才看出來是秋智,嚇了一跳,大嗓門喊了起來:“哎呀媽呀,大智啊,還有誰啊?”秋智看他這樣,放心了不少,知道恢復得挺好,肯定是大姐開始沒敢告訴家里,看看沒問題了,才拍的電報。

  秋智笑著回道:“我自己來的。”

  章守才說:“老九啊老九,你還笑呢,這是省城啊。你姐知道你到這不?”

  大智搖搖頭。章守才想起來旁邊的這個人說:“大智,這是俺家大哥。大哥,這是俺小舅子,排行小九兒。大哥你先別吃飯,快去聯系秋霞去,知道今個過來,原來不說直接回家嗎?”

  叫大哥的人驚異地看著秋智,問:“你多大了?”

  章守才說:“十六了,比紫銀大一歲。”

  大哥又問:“你從車站咋找到醫院的?”秋智簡單地說了一下,催促大哥趕快去打電話。

  第二天大哥把秋智送到長途汽車站,給他買了去沙錦的車票。十點多到家了。其實大智從家里走一直到這心里也挺害怕的。大姐又生氣又歡喜,讓外甥和外甥女都回來,大智也沒有東西給他們,把提包打開,秋霞把家鄉的土特產一包一包地往外拿,眼淚就撲簌簌地流,一直流個不住。兩個孩子看舅舅來了,媽媽直流眼淚,不敢亂鬧,拿些核桃去砸著吃去了。

  秋霞說:“大智,姐給你燜大米飯,土豆燉肉,白糖拌洋柿子。”說完去做飯了。大智打量一下,這房子和關里的差不多,都是東西屋加廚房。

  這里做飯和家里不一樣。家里做飯都是用笊籬撈出來,這里不是,灶下燒著稻草,上面悶著飯,有點像臘八飯的做法。大米飯在家里是稀罕物,這里是主食。這的生活太好了。大智還發現,這里人穿的也好,基本沒有穿補丁衣服,男的穿的都像家里的干部。說話都是一套一套的,這是在車站和車上總結出來的。這里人有文化,這是大智下的定義。吃過飯,來了一位婦女,帶著一個和大智差不多大的一個女孩兒。這婦女穿著碎花半袖衫,女孩子竟然穿著粉色的連衣裙。秋智的學校都沒有一個人穿。

  這個婦女也是大嗓門:“秋霞,娘家來人了?都誰來了?”稱呼也不一樣,秋智家里都稱呼某某家的。

  秋霞說:“大智,這是咱家大嫂,就是你在醫院見到那個大哥家的。大嫂,這是我弟弟秋智,排行小九。”秋智禮貌地打聲招呼。

  大嫂夸張地拉起大智的手,說:“這孩子,長得和王心剛似的,真俊啊,秋霞,長得像你。念書呢是吧?看這手這嫩。昨天你自己個兒去的醫院?秋霞,你兄弟真能耐。”這一番話,又拉著大智的手,大智有些窘迫。

  秋霞挺得意的,但是就來一個人也覺得有些赧然,說:“誰知道這個小癟犢子玩意咋這能耐。他來打前站,過兩天還有人來。這開始不是沒告訴我媽嘛!”說完,看這個女孩子直勾勾的看著弟弟,說:“紫銀,這是你九舅,大智,這是大嫂家孩子紫銀,你們般對般地(差不多大)。”紫銀很大方地叫一聲九舅。

  大嫂不上炕,嫌太熱,還在說:“秋霞,到有事時候就看出來了,這哥幾個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找借口溜了。你就這么想吧,那老牲口還能揍出好種來。”

  秋霞看他說話不雅,說:“你這不把我大哥都罵了嗎!紫銀,帶你小舅逛逛去。”紫銀早等不得了,拉起大智就跑了出去。

  秋智跟著紫銀走出村莊,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稻田,和在車上看到的又是不同。兩個人跑到一條大河邊,遠遠就能聽到河水的轟鳴聲,走到岸邊,這條河把大智嚇住了,洶涌澎湃,就像是千軍萬馬奔騰不息,遠遠望去,根本看不到另一邊的河岸在哪,大河中又有一塊塊陸地,可在這波浪翻滾的大河中,竟然有許多小船,在水中劈波斬浪,有的隨波逐流,有的奔馳如飛。紫銀說,連下幾天雨,這關東河就鬧騰上了,大智知道了這就是聞名全國的關東河。

  大智說:“紫銀,你說話慢點,我聽不懂。”

  紫銀說:“關東人說話大嗓門,說話快,你們說話好聽。細聲細語地,聽著舒服。”

  大智說:“其實你說話也好聽,長得好看的女的說話都好聽。”

  紫銀說:“我長得好看嗎?其實我也覺得我長得漂亮,小舅,你長得好看。”

  秋智哈哈大笑起來,說:“咱倆就互相吹捧吧。”兩人都笑了。秋智看見這些小船,在水中一起一伏的晃著,船上的人自顧自地忙活著,全不害怕。

  秋智對關東這地方有了全新的認識,學著大人的口吻說:“外甥閨女,那些船都在干啥?”

  紫銀說:“干嘛?你這話問的,在打魚唄!可別叫外甥閨女,叫我一身雞皮疙瘩,叫名字。小舅,你上學嗎?”

  秋智說:“上學,你呢?”

  紫銀說:“我早不上了,小學都沒念完。”

  秋智說:“那咋不念書啊?”

  紫銀說:“俺們這疙瘩就這樣,女孩子沒有上高中的,男孩子也不多。”

  大智回到大姐家,大嫂已經走了。大智說:“大姐,媽給你帶來二百塊錢,在提包里面縫著呢。讓我告訴你給大隊打個電話,把這兒的情況告訴她。”

  秋霞說:“行,你看家,我去書記家掛電話去,俺們大隊的電話在他家呢。打個電話費勁透了,那也比電報強,又得去排隊,還慢。”

  秋智說:“這是個好法子,回去也建議咱們大隊的電話擱在秋廉大哥家。”

  秋霞聽他提到秋廉,臉色立即黑了下來,說:“大智,別提那個癟犢子玩意,咱家的人都好,有人情味,就這老大,最差勁了。不和你說了,你也不懂。明天姐去醫院,你看家,大嫂來做飯。這倆孩子吃飽了就不鬧了。有事就找大嫂,這塊兒就她還算有點兒人味。”

  秋智說:“中,大姐,他們兩口子都行吧,一個在醫院護理,一個在家幫你。”

  秋霞說:“小孩牙子,說你不懂你不愛聽,在醫院護理是十五塊錢一天雇的,吃喝都算咱們的。還有大智,別老說中中的,是行,要你姐夫又得說,鐘不在那掛著嗎?”兩人都笑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南粤36选7开奖 今晚南粤风彩36选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 管家婆二码资料 四川麻将教程 中国股市今天行情 正规打码赚钱网站 加拿大快8开奖结果 波克捕鱼交易平台 哈灵上海麻将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图 网络兼职什么最赚钱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欧冠德甲球队 韩国快乐8官网 极速赛车计划百分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