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八十一、都是砸明火

八十一、都是砸明火

  天已經大亮了,大智媽和秋華正在做飯。春生把她叫出來說了情況。秋智媽很生氣,說:“春生,別說你姐打你,我都想拿燒火棍抽你,你咋這糊涂呢,這事是咱們這樣人家干的嗎?”看春生用疑惑的眼光看著自己,接著說:“上次是家里人要餓死了,那是沒辦法,活人不能讓尿憋死。這次是一回事嗎?這明明是做賊,和砸明火的有啥兩樣?”

  春生剛剛挨了一嘴巴,已經有所反省,聽二娘這么一說,心里慚愧,低下頭說:“二娘,我錯了。”

  秋智媽冷靜下來了,說:“回去趕快把砸好的黃豆分一半放在屋里,別放在你媽那屋,你自己去找老耿志,就說你把根生撿的黃豆都給他了,多說點小話兒,怎么說隨你便,我去找秋仁你哥,有事讓他給圓全著,再有啥事你直接去找秋仁。”春生跑了回去,安排妥當,去了耿志家,把耿志家里人嚇一跳。現在雖說是親戚,耿福在自己院子住著,何、耿兩家彼此并不來往。春生知道,他們就為降下一輩耿耿于懷,雖然春蘭結婚時已經改了口,但此一時彼一時。春生還是老稱呼。

  耿志家的往炕上讓,說:“春生,可不敢這么叫了,你姐我們是親妯娌,咱們是平輩。”耿志把筷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哼了一聲。

  春生說:“大娘說的對,咱們是近親了,親打近處論,這對,那不還有下句話嗎!先叫后不改了,這么多年老鄰居了,改不了了,我爸要是活著也不能改了。”

  幾句話把耿志家的說樂了,說:“那咱們就都別外道了(客氣),大侄子一大早晨就來了,有事吧?”

  老耿志邊卷煙邊撂過來一句:“黃鼠狼給雞拜年。”

  春生裝作沒聽見,說:“大爺,大娘,我來也沒啥大事,這不是根生嗎,這些日子也沒上學,撿了一些豆枝子,這兩天都砸了,有百八十斤,那天聽我姐說,你家要做秋醬,正好都拿過來給大娘做大醬。咱們河南水北的誰不知道大娘做的秋醬是最好吃的,做好了侄子也來舀回去幾碗吃。”

  耿志拿著火柴正要點煙,聽春生說完,好像不認識他似的盯著他,直到火柴燒著手了,扔掉了,又劃了一根點著煙抽了一口,說:“你大爺不是褒貶誰,你確實比你爸強多了,那行吧,大爺就笑納了,就是覺著不太合適。”

  春生看沒問題了,說:“看大爺說的,外道了不是!再說了,這本來就有大爺那份兒。”這句話算說到點子上了,彼此心照不宣。春生看耿志一直望窗外看,說:“大爺,東西都在家呢,裝好了,白天不方便拿,晚上我怕加班回不來,就得大爺你們受累扛回來吧。”

  老耿志說:“那好,就讓你大娘帶著老三去吧,我要去還不得挨你媽的大掃帚啊。”說的大伙兒都笑了。危機總算過去了。春生上班前,還是不放心,又去了一趟秋仁家,秋仁正要走,兩人邊走邊說。

  秋仁說:“我媽都告訴我了,我也不埋怨你了。這老耿志你比我了解,得誰咬誰,這事不一定就算完。我給你透個信兒,大隊要兩個民辦老師,這我聽秋廉說的,你姐夫挺合適的,你上班前去隊部找耿志,把這個信兒告訴他,也許會從根上消除了,再說這對你們兩家都好,那是你親姐夫,這就去吧,反正你上班也晚了。記住,春生,別說是我說的。”

  春生高興地點點頭說:“現在晚點兒沒事了,我進電工隊了,時間寬松多了。”

  秋仁聽了也挺高興,說:“這么說有希望轉正了,那可太好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原油期货配资 一波中特免费公开料 投资和股票一个样么 熊猫娱乐棋牌官方版下载 股票怎么玩下什么软 抢庄斗牛牛棋牌 500彩票网首页 游戏打麻将 河北体彩11选五在哪买 捕鱼大亨二维码 华夏网赚论坛原创项目 贵阳捉鸡麻将 北京pk10五码分析技巧 上证综合指数000 精选24码中特首页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