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七十五、尿炕的感覺

七十五、尿炕的感覺

  大智聽他倆喊,回來了,看根生和二丫那么大一捆柴火,有些慚愧。他雖然比根生小一歲,可一直都是根生的“領導”。大智一句話也沒說,拿起鐮刀就要走。根生說:“大智,今兒個不行了,老爺兒到正中了,你看人影都沒了。咱們走到家最少得半個點兒,就這樣吧,明兒個你再割。”大智羨慕地看著根生捆的像軍用背包一樣的荊條,咽了一口唾沫,點點頭。

  根生看懂了他眼睛中的內容,舍不得勻給他,說:“大智,明兒個你不用挑筐,我教你擰鑰子,打背包卷。”

  大智聽他這樣說,又高興了,饒有興趣的說:“根生,我一直以為你很笨,你這都跟誰學的?”

  二丫搶著說:“和他哥學的。”

  根生點點頭,說:“過了五月節,散學后,等我哥下了班,看太陽快落山了,我們倆才上山,盯住了護林員,看他走了,我們才割,我哥手把手教的我。”

  大智說:“好,明兒個我和你學。根生,我咋沒看見護林員呢?”

  根生說:“他頭晌在陰坡,過晌在陽坡,這樣涼快。不用管它,咱們三個小孩子,抓住能把咱們咋樣?”三人走到山根下,清清的山泉水汩汩地流著,幾人趴下去一陣蒙喝,又摘一些野果子吃了,根生和二丫背著四四方方的荊條,大智挑著空筐沿著細沙河北岸回家了。

  秋智家搭炕了,只有西屋一鋪炕了。東屋鋪了臨時床,在炕沿上和大柜上支上兩塊門板,晚上秋智就睡上邊,媽媽不放心,怕他滾下去,有時也和他一起睡。大智喜歡這臨時床,回家就躺在上面,很享受的樣子。秋智空著筐回來,媽媽和二姐都看見了,也裝作看不見。當天晚上,大智早早就睡了,媽媽聽他一直哼哼唧唧,知道他累了。他做夢了,夢到山上色彩斑斕的世界,他到處跑,剎那間就割了許多荊條,打了一個比根生還大的背包,他得意地看著根生,他突然感覺憋得慌,想撒尿,二丫在旁邊,他就憋著,往遠處跑,來到小溪邊,一想不行,下游有喝水的,不能那么缺德,一下子跑到家里的廁所,剛想進去,二姐在里邊,那就不進了,在外面解決,二姐說,大智你丟不丟人啊,你多大了,他也不管那些了,痛快淋漓地撒了一場。被媽媽喊醒了,他記事以來第一次尿炕。第二天,家里人不讓他上山了,他不干,照去不誤。自那天起,秋智每天都去割柴火,告訴媽媽,曬干了垛起來,不行燒,攢著,看這暑假能有多高,他喜歡自己的成果,他喜歡大山,更喜歡細沙河。

  根生家的土豆吃完了,又斷頓了。春蘭訂了親,把婆家給的錢用來先買糧食,只是糧食太金貴了,翻了幾番還買不到。春蘭想賣掉布票,春生不同意,一是犯法,二是到時候拿錢也買不到,咋結婚呢,連幾件像樣的衣服也沒有,四個包袱也拿不出來,還不得讓老耿家笑話。春蘭想想也是,打消了念頭。現在正是一年掐脖子時節,青黃不接。好在都有經驗,去高粱地里采烏麥。烏麥是高粱出穗時的病態產物,可食用,生吃行,也可以蒸熟吃,蘸些蒜泥,味道不錯。何平活著時當隊長,家里不愁生計,采烏麥是為了吃稀罕,今年當了主糧。今年雨水好,烏麥少多了,采的人可不少,春蘭上工休息時去采了兩趟,也只有半筐。春花不上工,在家里蒸上了,第一頓大家還覺得香甜。春生心里慚愧,吃了幾口就放下了。連著幾天都是烏麥,春蘭知道給兩個兄弟每人弄一個大餅子,一頓吃半個,春生每次拿起來都吃不下,給根生吃。根生明白,大哥要干活的,在心里想:“大哥,等我將來有了錢,你想吃啥我給你買啥。”第二天早晨還是烏麥。根生覺得身上沒勁,二丫幾乎每天都給他帶一個大餅子。這天幾人上山時二丫照樣給他帶一個,根生幾口就下去了,沒管用,還是餓。幾人碰上了黑子,黑子穿著長袖大褂子,看著就熱。黑子看根生無精打采的,問他咋啦。根生也不瞞著。黑子拿出半塊大餅子讓他吃了,說:“根生,我們家也沒糧食了,他們大人吃土豆和烏麥,給我貼大餅子。二丫家里是沒事,咋也不能斷頓,大智你們家呢?”

  秋智說:“還能對付,大餅子越來越少了,吃粥、土豆子和烏麥,每天都這玩意。”

  二丫說:“黑子,說了你都不信,我們家還不如大智家呢。”

  黑子說:“不信,隊長家還能斷頓?今兒個咱們快點兒割,到三節課時完活,我有安排。”大伙兒同意,大約十點多就割完了,捆好背起來跟著黑子走。大智看不是每天走的路,就喊黑子哥,黑子讓他噤聲。幾個人下山走進溝里,找到一塊平地,放下柴火,喝了一頓泉水。

  黑子說:“大智和二丫守著,撿點兒干柴火,根生跟我來。”做了一個郭建光的經典動作。根生隨他到了一片苞米地,還有套種的大豆。大豆都快成熟了,有的炸莢了。黑子說:“根生,往里走,割一抱豆子,揀豆莢密的割,別在一塊兒割,我去掰棒子。”

  根生明白了,非常興奮,他知道大孩子們每年都干這勾當。原來聽爸爸說,看青的也睜只眼閉只眼,現在媽媽也在看青,根生沒聽她說抓住過誰。根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鐮刀一摟,迅速割了一大抱。黑子在選棒子,他經驗不足,只能扒開看,現在還不到時令,粒子還不夠飽滿,得選成熟的。他不敢在一處選,最后掰了十多穗。兩人抱著回來,秋智已經撿好柴火。黑子看柴火太少,也沒責備他,自己又撿了一些。從兜里掏出火柴點著了,把豆枝子放上,把褂子脫下來,遞給根生說:“你倆拿他罩著火,離火高點兒,別把我小褂燒了,火旺了就拿開,用它扇著,把煙散開。二丫,你到高處看著點兒。”

  根生說:“好嘞,我懂,怕看青的循著煙找來。”

  黑子說:“也不全是,怕其他割柴火的孩子過來搶。”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1000块平特是中多少钱 优乐精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德甲 武磊 急速赛车彩票 辽宁体彩11选五一天多少期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一个人翻麻将牌玩法 在线股票查询 如何建网站赚钱 温州麻将规则 投资股票入门 街机无限金币破解捕鱼 手机上玩真人麻将游戏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gpk捕鱼大亨技巧 黑桃棋牌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