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四十八、橡皮大的事

四十八、橡皮大的事

  轉眼過了寒假,學生開學了。公社指示,整合教育資源,都搬到蘆花赤的學校,統一管理。大秦莊這個自然村撤銷了學校,其實也不遠,沿著細沙河走不到二里地。根生家的事全大隊都知道了。有的社員對何平有氣,難免在家里說起,有的幸災樂禍,有的表示同情,更有甚者,咬牙切齒的。這不免影響了孩子。秦立言也第一個就看根生不順眼,經常找茬罵他。根生膽子雖然不大,性格也挺倔,也是一個寧折不彎的主。春花和立言在一個班里,立言經常欺負她。春花懂事,回去也不敢告訴。有一次告訴班主任,讓班主任訓了春花一頓。春花對上學失去了興趣,想不去上學了,家里不同意。

  這天放學,春花撿到一塊橡皮,問了半天,沒人要,他就把橡皮放到講桌上走了。過了一會兒,李二紅和他堂哥李滿倉追了上去,問她要橡皮。春花說:“我在班上撿了一塊橡皮,沒人要,我就放在講桌上了,明兒個你拿去吧。”說完就要走,這李二紅,小名二丫,是李大富的女兒,李大富三個女兒,沒有兒子,在村里總覺得低人一等,這三個閨女,一個比一個潑辣,大女兒二十多歲了也沒人敢上媒人,人們都說這樣家庭的孩子偏激,愛走極端。李大富兩口子人緣不錯,他又是一把莊稼地的好手,提名要選他當隊長呢。這二丫,人們都叫他假小子,天天和一些男孩子淘氣。

  這時二丫一把拉住春花,說:“別忙,我剛才在班上找了,哪兒都沒有,都說你撿去了,你別賴呀。”

  春花說:“我有啥賴的,又不是我偷的。”

  滿倉一聽,感覺這話的意思是就在她那兒,說:“撿的也得分地方吧,在班里撿和偷差啥呀。拿出來吧,瘸子(在罵何平)。”不由分說,扯下春花書包,把書倒在地上,在文具盒里找出一塊兒橡皮,拿走了。

  春花說:“二丫,看好了,那是你橡皮嗎?”那哥倆也沒理她,揚長而去。春花哭了,蹲下去裝書包,書包的帶子斷了,書本掉在地上。因為天氣變暖,積雪開始融化,書本沾了泥巴。春花抱著書包剛要走,根生和秋智走了過來,看二姐的狼狽相,問了一下。不等春花說,旁邊的孩子七嘴八舌地告訴了他倆。孩子們都想看熱鬧。根生也沒拿書包,手里只拿著幾本書,往秋智懷里一放,一聲不吭,飛跑著追了上去。春花怕他吃虧,把書包也給了秋智,跟著跑了過去。過了后溝,根生追上了李滿倉和二丫。

  根生說:“二丫,滿倉,把我二姐橡皮還給她。”滿倉大根生幾歲,當然沒把根生放在眼里,理都不理,繼續走。大幫的學生都走到這兒,看有熱鬧,都停了下來。根生上去抓住滿倉書包帶,說:“你把橡皮拿來,別欺負人。”滿倉看都不看根生一眼,回手就一下子,一巴掌打在根生鼻子上,出血了。正好春花到了,看把他兄弟打出血了,瘋了一樣,就沖了上去。二紅也沖了上去,把春花的頭發抓住,使勁一搡,就把春花推倒在地,這時滿倉把根生撂到,拖到細沙河的冰面上,然后連踢帶打。大伙兒跟著起哄。

  立言看秋智跑過來了,大聲說:“都注意啊,他們二對二。公平對打,誰要上手幫,不管幫哪一方,咱們都上,打他管閑事的。”秋智知道在說自己,也不管那些,扔下書包就沖過去。

  立言也不敢和他動手,因為那是九叔,說:“你們都死的,攔住他。”誰敢不聽他的?上去幾個人,擋住秋智,也知道他是立言九叔,沒人敢打他。春花和根生都倒在地上,只要他倆起來,二丫、滿倉就打。

  根生哭著說:“橡皮在班呢,我姐都說了,你們非要搶她的橡皮,你們不是欺負人嗎?”孩子們都知道,是說給大伙聽的,想讓大伙兒幫他們。大伙兒都看著立言,立言說:“小偷,小偷。”大伙兒一起喊,“小偷”。

  二丫說:“春花,你撿著沒?”

  春花說:“撿著了。”

  二丫說:“那你放哪兒了?你說這個不是我的,那我的呢?書包我翻遍了都沒有,在你身上吧。”蹲下來就要解春花的棉襖扣子。

  秋智大聲說:“二紅姐,什么破橡皮那么找,明個我給你十塊”。

  根生說:“在教室的講桌上呢,翻身上也沒用。”

  滿倉說:“二丫,在根生身上呢。”說著把根生拎起來,使勁一扯,蒜疙瘩扣子掉了一地,使勁的把棉襖脫下來,遞給了二丫,二丫說:“沒有,就是有虱子,破棉襖。”使勁地甩了很遠。這時黑子走過來了,看了看架勢,沒敢出聲,溜走了。走之前,看了一眼立言,朝立言諂媚地笑了一下。立言擺擺手,他一溜煙兒跑了。孩子們跑過去拿棉襖,看上面真有虱子在爬,就把這個破棉襖埋在雪堆里了,大伙兒轟的一聲散了。根生站著,仇視的看了一眼眾人,把春花拉起來,春花去拿書包。根生光著膀子,也不覺得冷,看春花走過去,也不理了,飛一般的跑了,一溜煙跑到家里去。春花也不哭了,披散著頭發,抱著書包,默默地走回家。秋智想安慰她幾句,不知道說什么,立言看到了,給別人使眼色,別人過去拉著大智走了。

  根生到家,家里人一看渾身是泥,滿臉是血,光著膀子。何平很生氣,說:“根生你又打架,這一次次算是白囑咐你了。棉襖呢?”也不等根生回話,拿著笤帚就扔了過去,打到身上,落在地上。根生的身上立刻出現幾道紅印子。根生媽拿過一床單子,給根生披上,又把身上給擦干凈,找出自己一件舊棉襖給他披上。媽媽鐵青的臉一句話也不說,何平還在炕上罵。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今日涨幅前十股票 捕鱼规律怎么一打就死 四人麻将无限金币 捕鱼大作战破解版下载 浙江6十1下期预测号码 福彩今天相年图 辽宁体彩11选5计划 喜乐彩走势图 线上股票配资选哪家 丫丫陕西麻将手机版 捕鱼王2送免费体验金 一起玩温州麻将手机版 沪深300指数股票 谁有网上棋牌网站 澄星股份股票行情查 好玩的棋盘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