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三十五、菩薩不說話

三十五、菩薩不說話

  再過幾天就是三十了。過年那幾天供銷社不開門,需要東西得提前備下,缺東少西的沒地方去買,大正月的也不能去借。早晨起來,媽媽就給秋智安排活了。去供銷社買東西,和秋華一起去。媽媽寫了一個單子,燈油一斤,洋火一包,咸鹽五斤,陳醋二斤,醬油三斤,針一包,團線一個,綹線一個,黑紙三捆,香兩把、蠟燭一包。秋智不想去,低著聲說:“媽,我還去和大爺寫對子呢,讓我二姐自己個兒去吧。”

  秋智媽急眼了:“你二姐能拿動嗎?就這一點兒活,還推三推四的。這幾天不打你,肉皮子刺癢了。”秋智不敢再回口,吃過飯,兩人去了供銷社。

  供銷社在鄰村七家垴,大約五里地。秋智不愿去的原因一是怕人多排隊;二是不愿意看賣貨員的臉色。姐弟倆到那兒一看,外面有一些人在曬太陽,墻上的八個大字“發展經濟保障供給”。像是剛剛刷過油漆,紅的耀眼。里面人還不算多。諾大的大廳不顯得擁擠,有四個營業員,隔得很遠,在閑談,聲音很大。秋智媽曾經說過,這些營業員都是供銷合作社的正式職工、國家干部,衣裳穿的一個補丁都沒有,并且男女都穿干部服。秋智下意識地看了一下自己和二姐身上的衣服,補丁連著補丁。看其他顧客們,也大多數都這樣。秋智很羨慕這些營業員。其中一個女營業員在給顧客打醬油,在一個大桶里,上面掛著一個鐵溝,鐵鉤連著一個鐵提桶,往上一提,鐵桶里的醬油倒在瓶里,正好是一斤。大智來過幾回,對這個很感興趣。

  這個顧客是個中年婦女,把這個滿瓶的放在一邊,拿起另一個瓶子,那個營業員和里面的在說話,好像在說夜來的羊肉沒燉爛,不好吃。只聽嘩的一聲,醬油全撒到地上,這個營業員就發了脾氣:“你怎么弄的,你咋不接住嘍?這撒地上了咋處理?一會兒你把地給刷了吧!”

  這個顧客說:“還沒等我把瓶子放那兒呢,你就打上了,這事能賴我嗎?”

  營業員看他犟嘴,更生氣了,大聲呵斥道:“這半天還沒放好,磨蹭啥呢?這么多顧客都可你一個人啊!”哐當一聲,放下鐵勾,走到柜臺里,拿起抹布擦著手,邊談著羊肉。秋智都看到了,挺同情這個顧客的,看二姐那邊半天沒動靜了,就想過去。

  這個女顧客怯怯地說:“同志,這么著還缺我一斤醬油啊。”連說兩遍,那個女營業員也不出聲,還是在那兒聊著羊肉。

  那個男營業員不耐煩了,說:“你這人,醬油打出去了,你沒接住,你還能怨誰?在地上呢,自己收走吧,水泥地也不臟。領袖他老人家說,浪費是最大的犯罪。”看也不看一眼。

  那個女顧客把空瓶子又裝回去,說:“那我再買四尺凡立丁布,”連說了兩遍沒人理,又高聲說了一遍。

  那個男營業員說:“買布去那邊柜臺,上面寫著呢。就這腦袋,管說醬油接不住!”這個女的沒敢還口,朝對面的那個柜臺走去。

  秋智看二姐還在那兒傻站著,走了過去問:“二姐,咋不買呀?”

  秋華說:“喊了幾遍沒人過來。”秋智剛才看見打醬油這一幕已經很生氣了,聽二姐這么說,氣不打一處來,大聲說:“買線!買線!買線!”

  過來一個大齙牙女人,說:“小孩子嚷啥,個子還沒柜臺高呢,嗓門怪高的,買啥?”

  秋華說:“大智,別鬧!”拿著單子遞給大齙牙。

  大齙牙看了一眼,啪的一聲扔了過來:“給我這干啥?這也不是一個柜臺能買的!”把香、紙、火柴使勁兒地摔在柜臺上,說:“拿瓶子接火油。”

  秋華說:“你這么使勁摔,這香不斷嗎?”

  大齙牙也不理她,說:“接火油,灑在地上,你給拖地呀!”秋華趕緊把燈油瓶子接上,打了燈油。把東西放進書包里,拿香遞給秋智,說:“看一下,香是不是斷了?”說著走到另一個柜臺。那兩個還在談羊肉。過來一個斯文的戴眼鏡的男的,先走出來,打了醋和醬油,稱好咸鹽,算了賬,看都沒看他們一眼。

  秋智發現香斷了一包,走回去說:“同志叔,這香斷了。”說了幾遍,也沒人搭理。秋華也過來喊。秋智盯了一會兒墻上的五個大字“為人民服務”,十分生氣,想起了何碾子講的故事。拿出幾張黑紙,拿出火柴,在柜臺前點著了,把斷的那包香也放上去。走到門口,朝那些曬太陽的人喊:“打人了!打小孩了!”把里面人嚇了一跳。看燒東西,秋華就要去踢滅火。秋智拉住她,跪下,連連磕頭,大聲喊菩薩。進來幾個買東西的顧客,外面曬太陽的都跑了進來,屋里一下子擁擠起來。大伙兒看見燒著的黑紙,都莫名其妙的樣子。幾個營業員都走出柜臺,在里面辦公室的一個中年婦女也跑了出來。

  幾個人看秋智在那搗鬼,大聲呵斥,秋智不理,轉圈兒磕頭。這個干部模樣的婦女,說秋華:“他是你兄弟吧,快把他拽起來。”秋華把秋智拉起來。

  干部問他:“你這小孩牙子,敢在這里燒紙,搞封建迷信活動,還想搞破壞。你是哪個大隊的?找你們大人說話。”

  秋智站起來說:“你是誰?剛才在柜臺里面站著的幾個呢?”

  干部說:“這不是嗎?有啥事給他們說。”

  秋智說:“他們會說話呀。”

  “羊肉女”急眼了:“小兔崽子,誰不會說話呀?”

  秋智說:“真會說話呀!剛才他們四個都在里邊,我二姐我倆敲著柜臺喊,他們也沒搭話。我媽說牲口和泥塑的菩薩不說話。我看了,他們都長兩條腿,不像牲口。那一準兒是菩薩啦,我就燒紙、燒香、磕頭。”看熱鬧的笑成一團,那幾個人就急眼了,“大齙牙”要打他。

  干部說:“丟人不!這小孩你還想打,我一再強調,增強服務意識,為我們的階級弟兄服務好,這下嘗著滋味了吧!來,小孩,你喊他們啥事,我來處理。”

  秋華把剩下的兩包香拿出來,說:“那個人把香使勁兒地摔在柜臺上,三包都斷了,回家我媽非得打我倆,喊他……”。

  干部說。“明白了,再給拿三包香,把燒的紙也給補上。”

  門口有人喊:“一把火燒了這些牲口。”大伙兒都說是,七嘴八舌的散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豪利棋牌老版本大闹天宫1和2 大涨大跌的股票 大学生兼职网上赚钱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体彩七位数预测专家 茅台股票今日股价 fg电子竞技俱乐部 江苏7位数几点开奖 qq麻将官方下载 多乐彩开奖彩乐乐 国投资本股票行情 捕鱼王者电玩版 今晚七位数开奖号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 华东15选5中奖规则 今日股票市大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