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三十四、一物降一物

三十四、一物降一物

  這時根生爺爺回來了,也沒上炕,說:“六兒,我看這個事沒啥戲。秦秋廉哼哈的,沒正經的,不說正事。我得快回去了,王剩子在飼養處那兒替我盯著呢。”根生媽嗖地下炕了,根生爺爺剛要說話,根生媽媽說:“爸,你慢走啊。”自己嗖嗖的走了。

  何六兒說:“我也走了,春蘭、根生,跟著你媽,看干啥去了。”別人都回去了。

  春蘭和根生在后面跟著媽媽。看他往東街去了,急忙追上去,問:“媽,你去哪兒?”

  根生媽媽說:“誰讓你們跟著,回去!我去秦秋廉家。”春蘭聽口氣不對,知道剛才爺爺的話,她上心了,就往回拽她,媽媽照著她的手就一巴掌。春蘭松開手,和根生在后面跟著。到了秋廉家,春蘭沒進去,根生跟了進去。立世兩口子正在燎豬頭,煙氣騰騰的,看有人進來,也沒抬眼,繼續干活。娘倆走到屋里,秋廉媳婦兒正在給立賢試新衣裳,也沒下炕,也沒讓座,顯然是家里常來客人,習以為常了。根生先說:“我媽走的嗖嗖地,拽都拽不住。”

  秋廉正在坐著喝水,站起來說:“二嬸少見了,多少年沒登我家門了,快上炕!”

  根生媽臉上一點表情沒有,說:“你這是大領導,嬸子是草民一個,哪敢來呀。剛才我爸來了,不也是沒見著包青天嗎?他六叔在我們家呢,說沒人幫助殺公雞,嬸子過來看看,要幫忙嗎?”

  秋廉家的看他說話瘋瘋癲癲的,接言說:“看你說的,有啥活我們也不敢勞動你啊。雖說是你比我們小,蘿卜小長在背(輩)上了。有啥事,侄媳婦兒幫你。”

  根生媽媽說:“他嫂子,這話我愿意聽。還不是你大兄弟的事兒,吃紅本去多好啊,不就是看山嗎?在哪兒不一樣啊!要是嬸子吃不上穿不上,不還得勞動你嘛!”一句明白,一句糊涂,夾槍帶棒,又有威脅話。

  立世把秋廉喊出去。立世媳婦說:“爸,何平家我二奶奶魔怔,咱們都知道,我媽又沒見識的,收了他們兩只公雞,過晌都屠戮完了,又不好送回去了。快堵住她的嘴吧,吵吵把火的,多磕磣啊。”

  立世也說:“昨個在劉老師家,就挺不好的,劉老師兩口子是出名的好人,他們又不是為自己事,他們辦好事,咱們辦壞事,村里咋看咱們!”

  秋廉知道,立世也是漿糊腦袋。他媳婦兒倒有些見識,問:“那咋辦呢?”

  立世媳婦兒說:“爸,按說他們家春生是最符合的,給他個指標,誰也不能說啥。我剛才往外瞅了,好像是他們家老大春蘭,就答應她。今兒個不明說,明個兒去,帶點過年物,大搖大擺去,這個多好呢!”

  秋廉點頭,回到屋里,說:“二嬸,我出去看了一下,誰在外面呢?這冷天,我兄弟的事已經八九不離十了,還用你來說!”

  根生說:“我姐在那,攔不住我媽,挨了一巴掌。”

  立世媳婦兒出去把意思告訴了春蘭:“我爸不敢明說,怕傳出去,不一定有多少人來找,這年也就別過了。二奶奶有病,怕黑夜的再出啥事。春蘭,按輩分叫你姑姑,咱們也算是好姐妹一樣,聽我一句,你們先回去。我爸早就打算好,明兒個去你家。”正好根生媽媽也出來了,娘三個相跟著回家了。

  第二天,秋廉讓立維背著半袋小米,自個拿個豬蹄子,招招搖搖地去了。見人先打招呼,就說去看何平家二嬸去。一個村子人,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看他給別人送東西。到院里也沒進屋,把春蘭找出來說話,讓他找人去大隊部開介紹信,正月初六讓春生去上班。說完就走了。春蘭趕快告訴媽媽。根生媽媽說:“別再耽誤,快去告訴你爺爺,春蘭去!”春蘭一點也沒看出媽的病態。春蘭告訴爺爺,何碾子親自去大隊找了會計孫分頭,開了個介紹信。就像拿到一個稀世珍寶,回來交給了春蘭,自己去告訴何六兒。

  這前后過程,根生都告訴了秋智,秋智告訴了媽媽。現在全村人都知道了,都夸著大隊書記公道,秋智媽覺得也挺好。秋仁覺得自己還是有戲的,耐心的等待著,他把兩家的屋都掃了,院子也收拾干凈,準備過年了。

  這天是二十五,秋智媽帶著秋華和秋智磨豆腐。秋信去了秋仁家。只有隊部的一臺磨,昨兒個就排好了。等了一會兒就輪上了。根生爺爺把驢換下,帶上捂眼(拉磨時,怕驢轉迷糊了,蒙眼睛的布),一個多小時就磨完了。放了兩水桶,秋仁來挑回家去。秋智媽說,“今兒個晌午飯早點吃,過晌做豆腐。秋仁,別干其他活了,我夾豆腐包夾不動了。”

  兩點多就吃完飯,做豆腐手工也挺繁瑣。秋仁已經在西鍋上架起了豆腐撐子,吊著,用專門做豆腐用的布做的豆腐包,把磨好的豆漿過包,秋仁媳婦往包上舀著豆漿。再熬豆汁,用文火煮沸,放在缸里,點上鹵水、蓋好。這需要有經驗的人,鹵水點少了,不成豆腐,即使成了,豆腐也燉不住;點多了,就老了,豆腐不鮮不嫩,再放多了鹵水,豆腐就苦了。秦秋智百思不得其解,都知道鹵水是劇毒,喝下去一勺就肯定救不過來了,怎么點豆腐就沒事兒?問了幾個人,也包括德福大爺,都說不明白,就告訴秋智一句話,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這是歇后語,大智聽過。秋智媽豆腐點的好。這邊往缸里舀著豆漿,秋仁已把鹵水化開了。秋智也沒看媽媽怎么計算,只是隨意的點上些。看缸里的豆腐漸漸地抱成團了,隨后蓋上缸蓋。秋智媽到西屋,拿出一個罐頭瓶,又拿出一個小壇,撕開封口,說:“大智,遞給媽幾個碗。”大智到碗架子拿出五個碗。大智知道,壇里是韭花醬,秋智媽拿小勺每個碗里放一些。然后拿起大舀子,每個碗里倒滿了,這就是韭花醬豆腐腦。大智的口水早就流出來了。大嫂帶著孩子過來了,是秋華喊過來的,炕上的桌子還沒撤下。端上五碗豆腐腦,秋華帶著幾個孩子去享用了。媽媽和秋仁把豆腐腦全部放在淌池里,包好布,又用大石塊壓好。然后就等揭包出豆腐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捕鱼来了弹头在哪买 香港2020六开开奖记录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黄大仙四不像肖图片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 哪里可以买到广西11选5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哈灵麻将官方网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 分彩app安卓版 好运彩快三怎么投大小 赣锋锂业股票分析 pk10赛车冠军永无规律 pc蛋蛋刷小号 手机兼职赚钱平台正规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