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三十二、真正的年味

三十二、真正的年味

  小年這天下午,各家各戶都大煙小氣的蒸年糕。秋智對這一天記得最清楚,這天的樣子一年都在腦子里晃蕩。在德福家,中午掛鐘剛打過一點,秋智就回家了。到家時,媽媽正在搓黃米面,二姐在往灶里填木頭。蒸年糕是個技術活,秋智媽是一把好手,還有蒸饅頭也是拿手活。按理說,北河是不缺面粉的,他們這里是山地,不種麥子,只靠過年過節分的大米和白面,蒸一鍋饅頭也就太金貴,莊上很多人都來找秋智媽去蒸,根生媽也行。蒸年糕時,先把鍋里添合適水,放好篦簾,簾上面鋪上菜葉,菜葉上面鋪一層蕓豆,灶下大火燒著。滿滿的一大簸箕黃米面用溫水拌勻,水的溫度很關鍵,太涼,年糕夾生,太熱又燙死了。拌的既不能干又不能澇,拌勻后,一層層往鍋里撒,最后又撒上一層蕓豆。然后蓋上兩層鍋蓋,如果鍋蓋密封不好,還要在鍋邊再捂上毛巾,還要把大簸箕擋在門口迎風的地方。秋智媽放好后,說:“大智和秋信把門關嚴,去屋里等著。”就是怕鍋封閉不嚴,冷氣進入。秋華也進屋了,秋智媽在燒火。兄弟倆什么也做不下去,貪婪地嗅著年糕味兒。實際上,年糕味才是真正的年味。

  秋仁去公社了,大嫂在照看孩子,怕這時節過來鬧。過了一會兒,秋智媽進來,用門簾子擦了一下臉,怕熱氣進屋,擦了一下就快放下。幾個孩子看到,媽媽臉上全是汗。秋華問:“頭遍火燒完了?”秋智媽點頭。

  秋華說:“二遍火我燒,這活有啥難的!你總得教會我們吧。”

  秋智媽說:“以后上你婆家學去吧,這是你大娘送的黃米,加上你大哥家的柜底子(剩余的最后一些),我可不敢糟踐了。”

  秋仁在窗子外說:“媽,我回來了,先把糧食放外面了。”他看關著門,知道現在不能進去。

  秋智媽說:“行,你先回去,過二十分鐘都過來,讓你媳婦做菜。”秋仁答應著走了。過了一會兒,秋智媽又燒了一遍火,熱氣漸漸消了下去。打開門,一股熱氣噴出去。

  秋仁一家四口進來了。秋仁家的把立武、立雯放到炕上,去洗菜切菜,麻利的放在鍋里。秋智媽把鍋邊毛巾拿掉,掀開一層鍋蓋,熱氣有氣無力的往上冒著。只等菜熟,年糕就揭鍋了。秋智早就下炕了,里外走著。秋信也直喊餓。秋仁家的說:“媽,菜好了。”秋智、秋信已經進屋了,這時“噌”地又跑了出來,秋華搬桌子、拿碗筷。秋仁想起糧食還在外面,都拿了進來。秋智媽掀開鍋蓋,一股年糕的香氣迅速飄進每個人的鼻孔里,年糕上的蕓豆紅彤彤的,又大又鼓。秋華拿著兩個大盤子走了過來。秋智媽說:“先拿碗,用鏟子蘸上涼水,一塊塊切在碗里。”秋仁已經把紅糖化成了糖水。秋信、秋智自己端著碗上炕了。還沒等倒上紅糖水,兩個孩子已經吃掉半塊兒,秋華直喊別燙著。秋仁心里不是滋味。

  鍋里燒著火,把菜盛到大盆里,下一鍋在西鍋蒸。秋義在家住,也好熱炕。秋智媽說,“秋華,看下你二哥回來沒。”

  秋仁接過話頭說:“他說了,中午回來吃年糕,都快三點了,也該回來了。”正說著,外面響起洋車鈴聲。秋義走了進來。秋智、秋信撂下碗筷,盯著二哥的大袋子。秋義把袋子放在地上,說:“瓜子、榛子、糖塊。”看著兩個兄弟盯著自己看,裝作看不見,脫鞋上炕吃飯了。秋信問:“二哥,沒有了?”

  秋義裝糊涂:“啥啊?”秋智和秋信互看了一眼,沮喪地接著吃年糕。秋義笑了,說:“兩個傻小子,鞭炮有往屋拿的嗎?”秋信沒聽明白,秋智高興了:“我說嘛,二哥,多少?”

  秋義說:“我不說過嗎!多了一掛小鞭,都是二百頭的。一掛年午黑夜放,一掛送年用,一掛你們倆散拆著玩。”

  秋智媽說:“咋才回來,大伙兒都等你呢。”秋義想要說啥,咽了下去。吃完飯,秋智媽去蒸年糕。秋仁媳婦把蒸過的年糕切開,拿過一個筐,一塊塊放進去,過年再吃了。然后準備晚上辭灶。秋義說:“哥,剛才我去了大哥家,要不早回來了。”

  秋仁說:“媽還正想等你回來告訴你呢,你倒先去了。大哥咋說,都說他這方面差勁,不至于親叔兄弟都攔著吧?”

  秋義說:“看大哥那樣挺為難,咱們是叔兄弟,你別忘了,還有秋潔、立世呢。他倒是沒一口回絕。”

  秋仁說:“這么多年,誰不知道誰啊!那年咱們這兒接電,全縣招架線工人,咱爸都打上門了,他也沒放我,這你是知道的。不管咋說,秋禮能去當兵了,他這也算一點兄弟情義。現在你在這位置上,他有點怵你是真的,要不然早說死了。”

  秋義說:“大哥,你不知道,秋廉這人吧,特別奸,全國在清查‘三種人’,就是打砸搶的。他還看不透我是不是屬于這種人。”

  秋仁著急了:“那你是不是啊?”

  秋義說:“大哥放心,我肯定不是。今兒個我去廠里說你的事,直接找團委的,我們認識。我們還核計了我的情況,他也說不沾邊。”

  秋仁說:“這么說,我的事你都和廠里說好了。”

  秋義說:“說好了,就看大隊了。”

  秋仁說:“這次他再攔著,不出手續,我把他腦袋打碎了。”

  太陽快落山了,根生媽在切肉。切了一小碗做餃子餡,只放點蔥花。根生最喜歡吃媽媽做的肉餡餃子,只不過是一年只有一次,就是今兒個晚上,餃子餡里的肉塊切的也多一些,放上蔥蒜,澆上醬湯,在鍋里輕微的炒一下。每次只包十幾個,多也就是二十幾個。因為是兩頓飯,中午年糕吃的飽飽的,晚上也就是吃兩三個。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东方6 1基本走势图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融资买入股票如何操 幸运农场攻略微信群 甘肃快3跨度走势图 全民欢乐电玩城 遇乐棋牌大厅2016安卓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美女捕鱼游戏 上海申城棋牌网页版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捕鱼达人3内购破解版下载 沈阳娱网棋牌 pk10论坛 中超免费直播视频3 快乐8合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