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二十二、雞鲊菜卷餅

二十二、雞鲊菜卷餅

  秋智媽說:“老大,先問問他,還去不去。下個死保證,要不然就拿槍托子一下子打斷腿,扔到大西溝里去。”

  秋智說:“媽,再也不去了,我倆開始也沒想去,走著走著就進去了。我保證再不去了。”

  秋智媽說:“那好了,去喊你孫叔,把這個死玩意兒讓他們拿回去。”

  秋智又不干了,揉著屁股,嘴里斯哈著說:“媽,這個是我和根生從狼嘴里搶回來的。干啥給他們!這不是他們的。”

  秋仁也說:“媽,這個不是老孫家的了,孩子們這么長時間沒見著油腥了,也都苛待壞了,咱們收拾了,在兩個鍋里煮上,讓孩子們也解解饞。”

  秋智媽說:“老大,你糊涂,是你饞了吧?這是咱們的嗎?別說沒用的。大智,快告訴去。”秋華也出來了,勸媽媽別送回去。媽媽也不說話。幾個人知道沒辦法挽回了。

  秋仁說:“大智,問問孫叔叔,他們家還有多些槍砂子,勻給我點。”秋智進屋擦洗了一下,磨磨蹭蹭的走了。

  根生沒回家,直接去了花麗家,把花麗也嚇了一跳。根生講了一下經過,又渲染了一下如何勇敢,大無畏的,又編排了秋智是如何膽小。花麗一看眼前站著的分明就是榮子楊。已經到中午了,花麗已經把飯熱好了。是媽媽夜來就烙好的蕎麥餅。根生看她忙活,感覺自己就是爸爸,小麗就是媽媽,這就是兩口子。小麗看他有點兒出神,以為是在想他爸媽的事,剛要安慰他,他先說話了:“小麗,長大給我當媳婦吧!”

  花麗很意外,說:“根生你羞不羞,你才幾歲呀。今兒個夜里不讓你在這兒住了,夜來你都滾到我被窩去了。”

  根生說:“真的,那你不給我推過去。我啥也沒穿,太丟人啦。求你了,不能說出去,尤其不能讓大智知道,他得笑話死我。今兒晚上我回家住了。”

  花麗說:“我不說,你也別說,沒人知道。夜來我是想擁你回去,你睡的和死豬似的。不一會兒,自個兒又滾了回去。你挺好的,不尿炕。”根生聽著,不像夸自個兒,自知太丟人了,訕訕地,沒再說話。正好看秋智在大門口一閃而過,根生喊了一聲。秋智聽到喊聲,倒著走了幾步,往里看一下,看根生也擦洗干凈了,門簾子撩起來,冒著熱氣,以為劉老師他們回來了。花麗聽根生喊,跑了出來。喊秋智進去,秋智遲疑了一下走了進去。炕上已放好了桌子,只有兩雙碗筷,他知道劉老師他們都沒回來。花麗又拿上來一雙碗筷。

  秋智說:“小麗,你會做飯?真沒看出來。”

  沒等花麗回答,根生說:“那是,你才知道,花麗早就會做飯。那飯做的那個香。”

  花麗趕忙說:“根生凈瞎說,我哪兒會做飯。我媽夜來烙好餅,下面放的粥,鍋蓋上是我媽卷好的餅,我就是在灶里燒一把火,熥熱它就得了。大智,也在這兒吃吧。”掀開鍋,一樣一樣的拿到桌子上,有卷好的幾張餅,還有兩個盤子。花麗說:“這盤子是雞丁咸菜,白菜心拌豆皮,我嫌涼也熥了一下。”

  秋智真想笑,拌白菜心有熥熱的嗎?說:“小麗,我去孫會計家來著,這就回家。在外面吃飯,回去又挨打。你們吃吧,我走了,這回不像過家家了。”言外之意是真兩口子。

  花麗說:“別忙走,吃一個餅。蕎麥的,可勁道呢。”拿起一個遞給秋智,秋智早就忍不住了,蕎麥餅早就聽說過,啥時候嘗過啊?接過來吃了幾口,想保持點風度,沒敢大口的吃。卷的是雞丁咸菜,一點兒不咸,太香了。看花麗又拿起一個,擺擺手咽下最后一口說:“好吃,真好吃,我不吃了,我總得要回家去吃,再吃,你們就不夠了。我走了,回去晚了挨罵了。”

  根生說:“對,再不走,我就后悔叫你進來了。”

  秋智說:“真成你們家了。”說完就走了

  因為是臘八,大多數家里就吃了三頓飯。落太陽前,孫會計媳婦端來大半盆肉。說了一些千恩萬謝的話,說也給何平家送去了,也有根生的功勞,把這幾個孩子樂瘋了。大智媽就做了一鍋小米飯,是干的,拿笊籬撈的,金黃的,干爽爽的。把秋仁一家四口喊過來,秋義下午也回來了。把肉燉了一半,又放了一些蘿卜。看著這幾個孩子大快朵頤,秋智說:“媽,今年臘八是我吃的最好的一次,這肉還不是我搶回來的!這不肥不瘦的,真香。”秋智媽看他滿嘴流油,一臉得意,沒出聲,手里拿著一塊骨頭啃著。

  大智說:“媽,你說你愿意吃骨頭,這不是有福不會享嘛。吃肉多香啊!”

  秋智媽說:“改不了了,越沒肉的骨頭啃著越有味。你這小孩子不懂。”

  秋智吃的差不多了,肚子有了本,又問:“媽,咱們啥時候也烙蕎麥餅呢,卷雞丁咸菜,真好吃!”

  秋智媽問:“你又在誰家吃東西來著?沒記性,告訴你多少回,不管到誰家,看人家吃飯就走。”

  秋智趕忙說:“我記著呢,不是吃,聞著就香,我太饞了。媽,做一頓吃吧。”

  秋智媽說:“咱們家哪來的蕎麥,哪來的雞肉!自己個不饞就是了。”

  立武才四歲,奶聲奶氣的說:“我爸說,饞了往自己嘴巴子上拍兩下就好了。”大家都笑了。秋智媽心里高興,自從德望走了,家里還沒這么高興過。

  吃完飯,秋義從文件包里拿出六十元錢遞給媽媽,說:“我一直到年三十兒才放假呢,家里活也幫不上,這是我這幾個月攢的,都買件新衣裳。媽的衣裳我買了,買完布以后,媽你給我尺寸,我在公社的成衣鋪,做現成的拿回來。今兒個我還得回公社,十家子的李奇我們約好了,在村頭匯合,一起回去。這瀨歹鬧得厲害,夜里把門關嚴點。”

  秋智媽看見六張大團結,對兒子不那么嚴肅了。這六張得攢幾個月,又聽說買衣裳,心里高興,說:“老二,別給我買衣裳,你爸走了,我一個寡婦舍業地穿著給誰看!我問你,老何家你二叔回來沒?你二嬸魔怔了,我還沒顧上看看去。”

  秋義邊帶手套兒邊說:“大隊做保,回村批斗,廣大人民群眾手托著帽子,只要再犯,就押回去專政。明天他們都去市醫院給我二嬸治病。”

  媽媽說:“老二,記住你爹的話,衙門行里好修行,你對你老何二叔的事,大智告訴我了。這就對了,都是鄉里鄉親,誰備得住有個山高水低的!老早走吧,帶著火,瀨歹怕火。”

  秋義說:“沒事兒,媽,李奇帶著半自動(步槍)呢。”邊說邊走了出去。

  秋智媽放下碗筷,對秋仁家的說:“老大家的,先給你買,和秋華的一樣。先買褂子,用的確良(一種布),顏色自個兒選。褲子都用斜紋布,青的藍的,隨你們。明個兒你和你老妹子一起去。布票不多,老二就拿回來兩丈,有不要布票的布頭最好了,大不了接個頭唄。大智也別買草綠褂子了,那布都要布票,沒有布頭,就用藍斜紋吧。媽找你四嫂給你做,洋車子(縫紉機)做。”大智不愿意,不敢頂嘴,收拾睡覺去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澳洲幸运8第一个数 什么网站赚钱 青海11选5走势图和策略 喜乐彩开奖公告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财神爷最忌讳看到什么 海南4 1中奖规则和奖金 电玩城天天捕鱼手机版 掌心黄梅麻将手机版 石化油服股票行情走 快乐八开奖号码 快乐是什么 李逵劈鱼口诀 宝博棋牌新版本下载app 明日股市走势分析 36选7多久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