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十六、成了王連舉

十六、成了王連舉

  照例以往回家,還有作業,還要吃點東西,才能睡覺。秦秋智走到自己家的籬笆墻外,偷偷地往里看,其實一進村就看到了,又停電了。這時的農村隔三差五的就停電,家常便飯,大家早已習以為常了。大智看見家里只有東屋點著燈,他高興了。這樣可以趁黑溜了進去。

  秋智媽正在油燈下納鞋底。秋智偷偷挪上了炕。幸好媽媽也沒注意,說:“又去哪兒野去了,到你大爺家能這長時間?先把作業寫了,每天就那么一點作業,腳踢著(玩似的)也做完了。先把那半個大餅子吃了。”秋華就下炕給他端來。半個餅子,一塊醬咸菜。太少了,他幾口就吃下去了,也沒敢再問還有沒有。挪到炕梢,拿出書和作業,秋智媽就把煤油燈放到炕桌上。問道:“小華,把豬食放到鍋里沒?”

  秋華說:“放了,給大智拿完干糧就放上了,把黑夜熱炕的柴禾也拿進來了。”

  媽媽麻利地把線繩纏在鞋底上,摘下頂針,說:“看這豬叫的,不能等來電了,這又是一黑夜不來電了。我去喂豬、圈雞了,小華,看著大智寫字,他不會你教教他。”又拿一個油燈點著了,舉著出去了。

  大智心懷鬼胎,不知怎么過這關。秋信睡著了,他過幾天就去姥姥家了,也不用去上學。大智挺羨慕他。大智也慶幸。秋信要沒睡,看到棉褲,一定會叫起來。那也好,挨一頓打就過去了,要不明天咋上學呀。他拿出小刀,削著鉛筆,想著心事。秋華看他心不在焉的,也想問他。因在忙著熱漿糊,拿兩張舊報紙,把壞掉的窗戶紙補上。只聽秋智“哎呀”一聲。回頭看時,桌子上一片火,秋智的頭發也著了。秋華喊了幾聲媽,拿起笤帚就去撲打。秋智削鉛筆時,不小心碰到了油燈。剛剛加滿的洋油全撒了出來,就全著了。秋智也不含糊,心里很明白,滾滅它,在炕上滾了幾次,沒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骨碌滾到地上,媽媽早聽到秋華變聲的叫喊,在窗戶紙透出的光來看,知道發生了什么,急匆匆地跑了進來,邊走邊解圍裙。也顧不上炕桌上的火,母女拿家什兒撲打著大智,火就是不滅,正打著,只見一盆水潑上去,滅了。一看,是秋信端著銅盆在傻笑呢。大伙都愣了,連秋智都不知道害怕了。秋信扔下銅盆,費力地爬上炕,又回到睡覺的地方,倒下,不一會又睡著了。媽媽說:“小華,傻站著干啥,炕上的東西。”掄起濕淋淋的秋智上炕。脫下衣服,蓋上被子,開始查看全身,除屁股上有兩個大泡,其他都沒問題,只是頭發燒焦了,左面的眉毛燒掉了。

  媽媽放下心來,也沒說話,看書本都燒得半拉不落,說:“寫幾個字,要工錢,這學也甭上了。”下炕又去忙乎豬雞去了。秋華一看漿糊也撒了,不但窗戶沒補成,剛才手腳忙亂地,把下扇窗戶紙也都弄撕了,把燈又重新倒上油,剪了捻子,又點上。

  媽媽在外屋喊,“小華,別糊了,把春凳(中原地區用來放被褥的)上的灰布單子拿出來扇在窗戶上,先將就一晚,明兒個去供銷社買兩張大白紙再糊上。”秋華答應著下炕了。

  秦秋智覺得僥幸,這壞事成了好事,媽媽以為是這次燒的。心里想著,也覺得非常沒趣,就挨著秋信睡下了。一夜無話。

  早晨起來穿衣服,棉褲已經補好。吃過早飯。根生和花麗已經等在大門外。走在路上,根生直往他屁股上瞅,花麗的眼睛就看他的頭和臉。根生先問了,“大智,沒事了?”

  秋智沒好氣地說,“啥沒事,看這兒。”(用手指指臉),

  根生看了會兒,哈哈大笑,問,“你媽給你用火刑了吧,還是你學邱云少了?”秋智剛想說,看花麗那狐疑的目光,把話又咽了回去,說,“別胡說了,走吧,要遲到了。”說快走,屁股上有兩個大泡,走起路來,棉褲磨著,鉆心地疼。兩個人走一會兒,等一會兒。花麗知道了,他屁股有問題,直喊著根生等秋智。

  走進教室,占柱早都到了,看見秋智進來,把鞋亮了一下,換了一雙,又指了指自己的臉,作擰狀,又指了指根生。因為這個班里有耿家人,在班里是不能和秦家人和根生說話的。秋智搖搖頭,占柱有些急了,又要比劃,秋智已走過去了。他屁股疼,也就十分注意,斜著身子坐下了。花麗在他后面,就捅了他一下

  秋智回頭,看他手拿坐墊。他搖了搖頭,這是全班唯一的一個坐墊。花麗又捅了他一下,花麗的后桌根生順手搶過來,自己坐上了。花麗就去搶,用手指指秋智的屁股。根生說:“小麗,我屁股更疼。”秋智雖然沒回答,都聽著呢,心里想:“根生這王八蛋,有機會真得教訓他。”這時老師進來了,大家起立,老師讓坐下,秋智忘了,一坐下去,“嗷”一聲站了起來,把老師和全班同學嚇了一跳,有的學生笑出了聲。林老師的齙牙嘴噘了起來,肩膀一聳一聳的,藍色棉襖肩上油亮亮的大補丁隨著肩膀的聳動,一閃一閃地反射著一道道光,在孩子們臟臉上掃來掃去。林老師動了真氣,吼道:“秦秋智,你站起來!你怎么回事?”

  秦秋智靈機一動,說:“老師,何根生掐我脖子。”秦秋智自鳴得意,心中有說不出來的快意,這都沒逃過林老師的眼睛。林老師看了他一眼,又往后面看了看何根生,沒再說話,上課了。

  放學的鐘聲響了,老師沒留何根生卻留下了秦秋智,老師說:“秦秋智,你屁股咋啦?”

  秦秋智一看到老師的齙牙就不舒服,說:“昨兒晚上把油燈碰倒了,燎了一個泡。”

  老師關切地問:“疼嗎?”秋智點點頭。林老師說:“坐了一天,難為你。”

  秋智說:“沒事了,老師,坐下時候注意點就行了。”

  林老師說:“就怕突然坐下,是吧?”

  大智說:“可不是,有時忘了,坐下就鉆心疼。”

  林老師說:“那你為啥說何根生掐你脖子。”秋智一下子愣住了,怔怔地看著老師,知道鉆進林老師的口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看林老師并沒有生氣的樣子,誠懇地說:“老師,我錯了。”

  林老師平靜地說:“這事兒我都調查清楚了。秦秋智,你是個好孩子,不要學撒謊,更不要耍小聰明禍害人。今天回去把這事原原本本的告訴媽媽,能做到嗎?”

  秋智堅定地點點頭,說:“能做到。”老師讓他走了。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皇家永利棋牌 星力正版捕鱼平台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旺旺大庆麻将 上听就漏 浙江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双色球开奖结果 姚记棋牌苹果版本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 江西11选5今日开奖 谁有捕鱼王的二维码 pk10技巧 7k7k北京麻将 广东11选五走势图规则 捕鱼游戏信誉平台 有什么网赚项目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