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細沙河 > 一、大秦莊
  細沙河向哪邊流啊?

  春秋橋什么人修啊?

  什么人騎驢橋上走?

  什么人坐車壓了一趟溝?

  細沙河向東流啊。

  春秋橋是秦舉人修啊。

  張果老騎驢橋上走,

  康熙爺坐龍輦壓了一趟溝。

  三個十歲左右的孩子在高聲地唱著,兩男一女混雜的聲音,像是梆子調,又像是大鼓調,還像是秧歌調,確切地說,是這三種調的組合,這是細沙河兩岸人們耳熟能詳的小調。幾個孩子邊唱邊向細沙河走去……

  先說這細沙河,是北河省數得上的河流,它從大秦莊西南角的幾座連起來的小山深處吼叫著、撕扯著奔涌而出,奔出峽谷后,到了大秦莊這片開闊平坦處,似乎沒有了力氣,沒有了脾氣,變得溫順了。她繞過大秦莊向東兩公里后又向北折去,流經公社所在地,這個公社由此得名,叫細沙河公社。在公社的北面,細沙河被幾座山攔住,又折向東方,流經原陵縣城,而后沿途收攏大大小小十幾條河流,繼續向東,水量大增,因地勢平緩,波瀾不驚,流經平德市政府所在地。

  這細沙河有一個絕妙之處,河床堅實,因此不帶泥沙,旱季時,兩岸是細細的沙灘,就像海邊浴場,人們就叫它細沙河,不知道叫了多少年了。這細沙河流出平德市境外,便專門喜歡走丘陵山地,奔騰咆哮,向東匯入大北河入海。大秦莊在河北岸鼓凸著,就像秦秋榮媳婦倒撅著的大屁股。細沙河環繞成一個巨大的弧形,恰恰像一個兜襠布,把大秦莊朝陽的一面都包了起來。河上有一座已經破損的小橋橫跨南北,有一個不俗不雅的名字,春秋橋。年代已經無法考證,它是聾子的耳朵-擺設。到了汛期,政府就把它封了,人們還得用船進出大秦莊。

  細沙河流域雖然地處北方,但由于全年降水量不大,冬天里大雪也不常見,而且第一場雪都很晚,往往都是在小雪和大雪這兩個節氣時,飄幾個雪花,也就算應了時令。今年已經過了小寒了才下雪,但是讓人驚喜的是,第一場雪一下就是三天,多少年來這還是第一次。

  這三個唱歌孩子就是大智、根生,那個女孩子叫花麗。他們來到細沙河的冰面上,細沙河大鏡子似的冰面已經不見了蹤影。放眼望去,莽莽蒼蒼,天地之間、山河、原野都成了混沌不清的銀白色世界。天晴了,太陽已經偏西了,雖然沒有風,可俗話說的好,“下雪時暖、化雪時寒”。冰面上已經是孩子們的世界了,有的在滑冰車,有的在堆雪人,有的把冰上的雪掃凈一塊,彈玻璃球、打冰嘎(陀螺)。孩子們的嘴里哈著熱氣,拖著鼻涕,有的鼻涕流了很長,他就使勁地吸一下,有時這鼻涕很聽話地縮了回去,有時卻倔強的拖著,于是孩子們就用那打著補丁的油晃晃的袖子使勁地一擦,似乎是下意識的動作,其它的動作一點也不受影響。

  根生和大智去滑冰,花麗去堆雪人,大智和根生去滑冰比賽,滑出去很遠了,聽見花麗在喊,秦秋智回頭看了一下,趕緊往回滑。花麗是秋智和根生的好伙伴,三個人在同年級,她媽媽原來是秋智班的老師,公辦老師,現在隨那個大班升級了。小麗爸爸是鎮上機器設備廠食堂的大師傅,掌勺的,她生下來就是吃紅本的(城鎮或非農業戶口),每個月都有細糧(面粉、大米和油類),爸爸的飯盒從來不空著回來,飲食那是村上一流的。平常又勤洗臉、勤刷牙,衣服又沒有補丁,干干凈凈的,和其他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往那里一站,清清爽爽的。

  秋智走了過去,花麗說:“秦秋智,你五哥在那邊擺手呢”。是大智的二哥,也叫五哥,是按秋智爺爺的孫子排行。老秦家起名字從不含糊,這也是其他家族羨慕的。也不知道上一輩怎么起的名字,秋智爸爸弟兄四個,按朔望晦暝排字,爸爸是老二,叫秦德望,老大秦德朔沒了十多年了,三叔年輕時闖關東,就沒有了音信,老叔的名字改成了這個“明”字。接下來是秋字輩,名字都是秦德福起的。秦德朔家里有兩個兒子,老大秦秋廉,排行也是老大,是大隊書記,老二秦秋潔,過繼給北梁的三叔秦德壽了,排行老七。德望家有五個小子,兩個丫頭,按仁、義、禮、智、信排下來,大智是老四,還有兩個姐姐。女孩子是不專門排輩分的,為了方便,也占了秋字,大姐秋霞,二姐秋華。老叔家的,按榮、昌、富、貴起名,結果只有三個小子,就讓小女兒占了貴字,改成“桂”。秋智二哥排行老五,秋智排老九,大家都叫秋智老九,但是在自己家里都按自己的排。

  秋智知道,秋義如果沒有重要事不會來找他,馬上對他倆說:“是我二哥,我過去一下。”根生也過來了,嘟噥了一句:“不知道你五哥又干啥,裝神弄鬼地,有啥事不能過來說啊!”秋智沒理他,跑到槐樹林子里。秋義棉襖外面套著一件公安藍的人民裝,左面帶著一個紅色的***像章,旁邊插著一支鋼筆,這是當下干部們的裝束。他瘦高個,又長又重的眉毛下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眼皮黏連著,看不出是幾層眼皮,他家弟兄幾個長得很像,尤其是臉型,清一色的國字臉,秋智長得尤其像他二哥。他在雪地里站著,搓著耳朵跺著腳,看秋智過來,秋義把著自行車,說:“有人來抓根生他爸,你先別告訴根生,自己兒個去他家告訴一聲。記住,誰也不能告訴,家里人也不行,哥上班了,你快去。你說像章他就懂了。冰車讓根生他們拿著,在根生家出來后,再去隊部告訴根生爺爺去,你辦完事就直接回家吧。”大智看二哥這么著急,知道事不小,也顧不上去拿冰車,也不管根生在后面的喊聲,撒腿就跑回大秦莊。

看過《細沙河》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 幸运28在线预测99 至尊联盟官方网站 贵州11选五奖金有多少 中金在线网 申城棋牌下载? 广东36选7中奖几率 明天那个股票涨停 同城游美女捕鱼官网版 北京赛车pk10平台软件改单 福州全民麻将下载 发行股票是什么意思 22选5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走势图 街机捕鱼游戏网络版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有哪些啊 四川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