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斐總裁的奮斗好生活 > 第186章
  “見過,交接過工作,辦事能力很高,這個女人能夠留在斐老大身邊,我相信靠的事實力,而且集團里的下屬對她都是贊嘆有加。”

  “那她長的怎么樣?”

  “好看啊,也會打扮,能把那么死氣沉沉的女士西裝穿的那么好看,真是大美女呢!”

  “等忙完這段時間,主動把握好這個機會,我可不像成為周扒皮,讓人以為我壓榨你的工作時間。。”

  斐冷打趣的說道。

  蘇墨龍聽到這話,有些震驚。

  他猛地剎車,回頭看向斐冷。

  “先生,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斐總,公司里面是不允許辦公室戀情的,您確定要讓我帶頭違反規矩?”

  “公司里不許辦公室戀情?”

  斐冷微微攏眉,一張臉剛剛還帶著笑意,此刻冷沉的有些嚇人。

  蘇墨龍咽了咽口水,一不小心講心里話都說出來了。

  他趕忙改口,道:“這是上一任總裁訂下的,如果先生覺得不妥,可以改掉。”

  “還需要你自己努力,那個任素素琴喜歡旗鼓相當的女人,你可不要被他的氣勢比下去。。”

  “先生是說能力,還是那個……”

  斐冷聞言,臉色頓時一黑。

  那個……

  是欺負自己到現在還沒開葷嗎?

  沒想到蘇墨龍對象都沒有過,竟然……“好好開車?”斐冷陰測測的說道,這件事也是他心里的痛啊

  “咳咳。”

  蘇墨龍聞言表示自己很無奈,他也不想傷害斐冷的啊,實在是他的速度太慢了,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先生,其實以前我以為你是浪里小白條,沒想到這么耐得住寂寞?”

  蘇墨龍意有所指。

  斐冷聞言,面色黑沉沉一片,宛若鍋底。

  “你可以去找一個十八歲的來看看,然后體會體會。。”

  “先生,你不是挺狠的嗎?怎么這回心軟了,反正你們也是要結婚的,這只是時間早晚?”

  “……”

  斐冷無聲無息的捏緊拳頭,一雙鳳眸帶著戾氣,冷嗖嗖的落在蘇墨龍的后腦勺上。

  他好想辱罵了老板。……

  “咳咳,先生我的意思是,有時候不要那么執著,而且我看揚小姐并不是很抗拒,如果先生想,她一定不會拒絕的。”

  “當你真的很愛一個人,你就會覺得一切的忍耐都是值得的。不急,慢慢來。我在等她長大,變得更好。”

  吾家少女初成長,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蘇墨龍注意到斐冷嘴角的淺笑,提及楊奚落的時候,明明是幸福的,絲毫都不覺得委屈。

  昔日,威風凜凜、只談錢不說情愛的斐冷現在就和毛頭小孩子一樣。

  “先生……我很好奇……你后悔嗎?”

  蘇墨龍猶豫了一下,問道。

  “后悔什么?”

  “畢竟有揚小姐就有了牽掛,以后會被人牽制的,很多人都知道揚小姐是先生的軟肋。”

  “不好嗎?”

  “我只是擔心先生以后會有危險,太容易被人捏住七寸了。”

  蘇墨龍輕輕搖頭,聲音有些沉重的響起。

  “我知道,總有一天他們會后悔的。”斐冷幽幽說道,收起臉上的笑容。

  回到家中,楊奚落已經做好了晚飯,還煲湯了,糯糯再看動畫片,一家人其樂融融的。

  她這次煲了排骨湯,燉了一個多小時,鍋蓋打開香氣撲鼻,這是和家里阿姨學的,想讓斐冷嘗一嘗,現在家里好幾個阿姨,楊奚落已經完全過上了闊太太的生活。

  看他回來,她立刻跑到玄關處,道:“你回來啦,這次回來挺早的,看來有乖乖聽話。”

  “嗯,很香,你做的?”

  “對啊,你快來。”

  楊奚落拉著他的手,朝著廚房走去。

  蘇墨龍跟在后面,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發笑。

  雖然說楊奚落的出現讓斐冷有時候會優柔寡斷,但這樣的斐冷更有人情味,也不錯。。

  也只有楊奚落才能把他變成這樣吧。

  楊奚落給他盛了一碗湯,讓他趕緊喝。

  一旁的劉姨忍不住插嘴說道:“先生,小姐一直在等你回來,她擔心做的湯味道不好,所以一直在征求我們的意見,你快告訴小姐很好喝。”

  “劉姨,我的老底都要被你抖出來了!”

  楊奚落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很好喝,你也嘗嘗。”

  “你該不會敷衍我嗎?”

  “我不是那種人,你一直豆油做菜的天分,不信我也讓別的人阿萊嘗一嘗?”

  “對,最小的廚娘手藝最好。”

  其余人紛紛迎合著。

  楊奚落七上八下的心總算是落下啦。

  以前這個家里,主仆關系分明。

  吃飯只有斐冷一人,其余人是不會出現在餐廳的。

  他們和斐冷不是在同一個地方吃飯,大家也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同。

  而且和主人家的餐具分開,不然怕不衛生。

  但是現在,和他們一起吃飯時常有的事情。

  她們本來還擔心健康衛生問題,斐冷也免費給他們體檢,一個月一次定期檢查。

  她們倒不是東家和雇主,更像是一家人。

  斐冷從小到大就是做主子的命,不過既然現在是楊奚落的意思,他也很樂意接受。

  吃飯的時候,飯菜很豐盛,楊奚落早已忍不住了。

  她難得出院,可以吃點好吃的,怎么會克制自己。

  “大家動筷子。”

  有楊奚落在,餐廳的氣氛一直很好,大多傭人是不習慣和主人一塊吃飯的。

  起初斐冷不太會笑,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還如何和顏悅色,尤其還是對一個傭人。

  這些年來家里幫忙的人都是張叔負責,他連人都認不全,也沒有必要認識。

  很少換人,有的人在這兒做了四年之久。

  他每次回來,傭人若是看到,會恭恭敬敬的喊一聲先生。

  他微微頷首,根本就不會注意這些人長什么樣子。

  后來,他學著楊奚落的樣子,對他們微笑,和他們打招呼,回來了也會問聲好。

  漸漸地,這個家變得暖融融的。

  他以前對這里沒有留戀,這個地方只是冷冰冰的大房子,和酒店沒有區別。

  身邊陪伴最久的人是安叔還有蘇墨龍,除此之外他很少和外人打交道。

  現在他變得熟稔起來及,和嚇人相處得還不錯。

  這種感覺……很好,讓他覺得很舒服。

  如果有溫暖,誰喜歡呆在冷冰冰的地方呢。

  晚上吃完飯,蘇墨龍順道也要回去。

  楊奚落帶著糯糯先睡覺。

  糯糯知道她住院了,卻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畢竟這種事情告訴小孩子也不好。

  幸好這一次有驚無險,不然他真的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生活。。

  雖然斐冷不嫌棄,但是她自己卻無法忍受。

  她的小腹上,還有一大塊紅斑,那兒淤血嚴重,在皮表下面,已經散不開了。

  醫生說可以醫美去除,可是她卻無所謂,或者說

  就像是在提醒她,那一天發生了什么事。

  她還好暈了過去,不然怕是要咬舌自盡了。

  她不想死,特別是心里有牽掛之后,死成了想都不敢想的時i起那個。

  糯糯很快就睡著了,斐冷還沒從書房里回來。

  她曾經偷偷觀察過淤血,很影響形象,幸好衣服遮住了就什么都看不出來。

  戳了戳,已經不痛了,但也散不掉。

  好丑……

  斐冷也不知道會不會嫌棄。

  她記得有四個混混,但斐冷說只有一個,她也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她也是女孩子,絕得這樣很丑,那斐冷肯定覺得更難看了。

  她正胡思亂想著,沒想到衛生間的門突然被拉開了。

  因為想得太出神,她還保持著暗自神傷的樣子。

  她看到了鏡子中的斐冷,心中慌亂,手忙腳亂的放下衣服。

  “怎么忽然進來了,是要用浴室嗎。”她匆忙要離開,但是卻被他捏住了手腕。

  男人大手一攬,直接將她放在干凈的盥洗臺上,因為斐冷的表情很嚴肅,楊奚落有些不自然,想著趕緊離開。

  “你……”

  她還沒說出口,斐冷就要去查看她的傷勢。。

  她猛然意識到什么,緊緊地攥著。

  “不要……好丑……”

  她有些難過的說道。

  斐冷沉默,但是執意要看。

  “我看看,好嗎?”

  他知道楊奚落很在乎自己的看法,所以聲音十分溫柔。

  她微微猶豫,但想著以后他肯定也要看的。

  楊奚落不在堅持,而是讓斐冷看傷口。。

  他掀起了衣服一角,看到了小腹上的紅斑。

  醫生說這里是踢傷,當初斐冷一定是下了狠手,不然不會有這么嚴重的傷痕。

  她一定很疼,一定也哭了。

  她是個不能怕疼的孩子。

  “放心,我不會這么輕松的就讓他死。。”

  斐冷幽聲說道,他很懊惱,要是早收拾了斐朗,楊奚落也不會受這么嚴重的傷。。

  她聽到這充滿戾氣的一句,嚇得渾身一顫。

  “這倒不必,廢了雙腿未免也太殘忍了,打一頓就好。只是……你嫌棄嗎?這么丑,我本來身材就不好,現在更丑了,你是不是不喜歡。”

  楊奚落最后一句,說的小心翼翼。

  “怎么會?你哪里我都愛。楊奚落,我如果只是愛好看的皮囊,那這世界上好看的人千千萬,怎么會輪到你。”

  “所以,不要問我這種廢話。”

  “可女孩子就是喜歡問這種無聊的問題啊,就是會很在意相貌的問題,還有你媽和媳婦同時掉下水,你會救誰這種問題…”

  楊奚落掰著小手,正一一細數那些直男回答就會死翹翹的問題,沒想到斐冷龐大的身軀直接壓了過來。

  斐冷臉色已經不想剛才那么嚴肅。

  隨后……薄唇帶著滾燙的氣息,掠奪一空。

  楊奚落向來沒辦法抵擋這種攻勢。。

  偏偏,這個姿勢真讓人不自在。

  她趕緊偏過頭去,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斐冷故意讓他看鏡子。

  雙頰酡紅,就像是喝醉酒一般。

  楊奚落吃食羞紅了臉,像是明艷的牡丹花。。

  她的眼睛也和平時的不一樣,戴上了水潤的光澤。

  楊奚落有點神魂顛倒,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茫然的被指揮者。

  天……這還是自己嗎?

  難道說每次接吻后,自己都是一副傻傻的樣子。

  那豈不是很丟臉?

  楊奚落瞬間清醒過來,趕緊揉了揉面龐,恢復認真的表情。

  她接了兩捧涼水拍在了臉上,好早一點散熱。

  “怎么了?”

  “以后不要再鏡子面前啊,真是的,接下來一整天我都會感覺十分不自在的。。”

  “是我的魅力不夠大嗎?所以你居然還有時間考慮這種蠢問題,看來我還需要努力一把。?”

  斐冷上前,將她逼得步步后退,兩個人好像都能聽見對方的心跳聲。。

  “你……你這話是什么邏輯?”

  “你現在害羞,不自在才是對的,要是喜歡我卻什么反應都沒有,我會覺得難過和傷心啊。”

  “是嗎?可是我感覺我都快變得不想是自己了……”

  “你也渴望我,對不對?”

  斐冷壞笑的說道。

  渴望……

  這兩個字像是悶雷一般,轟炸在腦海深處,讓她羞愧難當。

  唉,誰說這個男人不解風情的,分明就是很解風情嘛。

  她是女孩子哎,不要面子的啊?

  “渴望你個大頭鬼,趕緊洗洗睡覺!”

  楊奚落發飆的時候可是六親不認的,給斐冷一個超級大白眼,然后氣洶洶的走出了浴室,只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

  斐冷看她惱羞成怒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他真是討了一房好媳婦,連生氣都這么可愛。

  楊奚落被撥撩得很害羞,她生氣也只是為了掩飾害羞而已。

  斐冷確實對?

  雖然的確對那種事情微微期待,但也充滿恐懼。

  沒有經歷過的事情,自然十分好奇。

  但……她還小呢,說話能不能含蓄一點,一點都不懂得考慮女孩子的心情?

  好像……的確很垂涎,畢竟長得那么好看,身材又好,高高大大的,看著格外有安全感。

  斐冷實在是太像童話故事里面走出來的王子了

  。。。。。。

  自從楊奚落出院,斐冷接管斐氏集團后,就將斐朗放了。

  她沒有看到斐朗的樣子,但是聽蘇墨龍說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了,這個教訓足夠他警惕一輩子,如果還不知道死活,他不介意提前送人上西天。。

  斐老大帶著孩子去了下面的二線城市分公司,含金量很少,根本沒有多少油水,就像是古代的大官被貶一樣。

  斐老大雖然不甘心,可是他不愿意就這么放手斐氏,等老頭子死了還能卷土從來。。

  這次老爺子也是狠下心來,實際上他這樣做也是為了保全斐老大子。

  如果再這樣下去,斐老大就是在逼斐冷動手見血了。

  他如今已經老了,不想看到孩子們斗來斗去。。

  斐老大離開,就等于沒有機會和斐冷作對,至少對三個人來說都是好的。。

  他一消失,糯糯也可以自由活動了,最起碼沒有處心積慮想要傷害她的人了。

  斐冷剛剛接管斐氏,忙的不可開交,她就請了假,帶糯糯出去玩,晚上再回去惡補功課。

  因為不用考慮實習的問提,所以楊奚落很空閑。

  她帶著糯糯剛剛去過游樂園,就接到了周漁陽的電話,說要吃火鍋。

  但是有孩子,又改成了西餐,給糯糯點了一份兒童套餐。

  周漁陽已經忙完學校的事情了,只等著過段時間回來答辯就好。

  兩人都很忙,所以難得都有時間就出來聚一聚。

  楊奚落想到她那個相親對象,已經很久沒聽她提起了。

  “你和對方怎么樣了?”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應該可以訂婚,兩家都沒有問題,我覺得也不錯。”

  “咳咳……”

  楊奚落聽到這話,被一口果汁嗆到,劇烈咳嗽起來。

  “落落,你沒事吧?”

  糯糯關切的問道。

  “沒,沒事,漁陽啊,你這是火箭速度了。”

  “這話很嚇人嗎?”

  “沒事,你繼續吃你的。”

  畢竟是孩子,對于訂婚還不知道是什么。楊奚落震驚的看著周漁陽:“就算你急著嫁人,也不是這種著急的辦法,1認識幾個月就能訂婚?”

  “嗯,有問題嗎?”

  周漁陽話語很平淡,仿佛這很理所應當一般。

  這可嚇壞了楊奚落。她緊張的抓住周漁陽的手,用力的捏著,急急說道:“漁陽,如果你是真的喜歡他,那我不說什么,可是他只是想結婚,而你只是想忘掉過去的經歷,你們兩個根本就沒有相愛。

  如果你們真的結婚了,想清楚是不能離婚的!”

  “其實……我想了很久。”周漁陽知道楊奚落在擔心什么,的確倉促了點,但是她并沒有覺得什么。“我不想再愛人,也曾經坦誠的和他說過,可是他說不介意,他心里只有工作,結婚只是為了應付家里,我們不謀而合。。”

  “所以,遲一點結婚,早一點結婚對我來說,沒有多大的區別。”

  “可……可就這樣匆匆結婚,你不后悔嗎?萬一以后就找到自己真心喜歡的人嗎?”

  “以后的事情充滿未知數,我更相信自己永遠不會幸福,所以跟誰真的無所謂?”周漁陽笑了笑,只是她的笑容里有幾分無奈和苦澀。

  楊奚落還想再說什么,卻被她阻止。

  “吃飯吃飯!再說你可就要買單了。”

  “我能買單嗎?”楊奚落弱弱的問道。

  她看得出來周漁陽不想說這個話題,可這事人生大事,怎么能這么胡來。

  “做夢,趕緊吃,吃完出去轉轉,難得糯糯也出來。”

  楊奚落這一頓飯都吃的不開心,后面逛街一有機會就想勸阻周漁陽。

  但是她根本不聽,最后周漁陽無心逛街,楊奚落甚至都追到了她的公寓里。

  沒想到蔡澤凱也在,楊奚落讓他看著糯糯,自己繼續開導周漁陽。

  蔡澤凱狐疑地看著糯糯:“發生什么事了?她們吵架了嗎?”

  “我也不知道啊,舅舅,訂婚是什么東東,可以吃嗎?”

  “訂婚?誰要訂婚?”蔡澤凱蹙眉問道。

  “落落說周漁陽要訂婚,不讓她結婚,可是周漁陽非要結婚,總之他們因為這個問題已經吵架了一路,現在還在吵呢。。”

  “你說周漁陽要訂婚?和誰?難道是那個相親對象嗎?”

  蔡澤凱頓時緊張起來。

  他放在糯糯,不等她的回答,在屋內來回踱步。

  “既然不喜歡,為什么還要在一起呢?這樣不覺得犧牲自己了嗎?我都答應會陪她演戲的,為什么她還是這樣想不開?”

  “周漁陽為什么要這么逼自己?”

  糯糯看著自家舅舅跟發了神經似的,在客廳走來走去,她看得腦袋都要暈了。

  “舅舅……你現在是不是被蟲子咬了,一定要走來走去的?”

  可是蔡澤凱根本聽不到糯糯在說什么,他要按耐住渾身的力氣,才不會沖過去詢問結婚的時i起那個。。

  不多時,楊奚落出來了,準備來說是被周漁陽趕出來的。

  她勸說無果,被拒之門外。

  楊奚落只好過來接糯糯離開。

  蔡澤凱緊張的問道:‘楊小姐,周漁陽真的要訂婚,你都勸不了?”

  “她覺得最愛的人不愛她,所以和誰結婚都無所謂,看來是真的確定了。”

  “那個男人喜歡周漁陽嗎?”

  “雙方只是覺第對方是個合適的結婚對象,所以……”

  “沒有感情的兩個人,也能說結婚嗎?”

  “哎,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心里也好亂,我帶糯糯走了。”

  楊奚落現在說服不了周漁陽,只好先走。。

  她帶著糯糯離開,房間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蔡澤凱在周漁陽門前躊躇良久,就是不敢上前敲門。

  他來來回回走了大概五分鐘,因為確定周漁陽這火爆脾氣現在肯定誰都不肯見面,可是就這么回去他又很不感性

  “你怎么在我家門口。”

  “我……我來看看你。”

  “我沒事,正好想找你去喝酒。既然如此,你進來吧,我也懶得去隔壁了。”

  蔡澤凱看著那酒瓶,如果可以的話,他寧愿周漁陽喝茶和果汁,不過這些話是不能說的,不然以周漁陽的脾氣,又要生氣并且好些天不理自己。

  他一想到這,忍不住笑了笑。

  周漁陽給了個’笑得這么白癡‘的眼神。

看過《斐總裁的奮斗好生活》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