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獵贗 > 第一百三十九章、血口噴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血口噴人!

  假一賠十的故事并不新鮮,在場大多數人都曾經聽說過了。新鮮的是,江來把小張小李換成了小厲......小厲是誰啊?不就是剛剛花了三個億買了《梅妻鶴子》青花瓶的厲康年嗎?

  無論是一只《梅妻鶴子》瓶,還是林遇再賠給他十只百只......假的就是假的,多少只也抵不住那一只真品的價值。

  江來這個故事,即罵了林遇以贗品充當真跡騙人錢財,又諷刺了厲康年即將收到十一只瓶子的可笑事實。

  一箭雙雕!

  而且箭箭穿心!

  林遇轉身看向江來,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番,笑著說道:“江來小友,何出此言?”

  “有感而發,沒有什么原因。”

  “江來小友是不是對我有什么成見?”

  “是的。”江來點了點頭,無比坦誠的承認了。“你不誠實。”

  不僅僅是現在不誠實,以前也不誠實。不僅僅是對自己的父親不誠實,對自己的女兒也同樣的不誠實。

  如果他當年信守了對父親的承諾,如果當年兌出了那一萬七千塊錢的支票......大家的人生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我說要賠給老厲一只瓶子,自然是要將那只真的《梅妻鶴子》瓶找來賠給他,又怎么可能會賠給他十只贗品呢?這種小孩子過家家的游戲,一笑便好,哪能用在生意場上?”林遇轉身看向厲康年,笑著說道:“他們年輕人可以隨意說笑,天塌了也有個高的頂著。咱們這些老家伙還得丁是丁卯是卯的,說一不二,這樣才能夠活下來,才能夠走到今天。老厲,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厲康年深以為然,點頭說道:“確實是這個道理。”

  他們那一代人做生意,講究的是一個膽大、心細,臉皮厚。這和現代的年輕人追求女孩子所遵循的三大要點基本是相通的。

  但是,這樣只能成為一個有些小錢的優秀商人,卻不能成為在某個領域制定規則富可敵國的企業家。

  誠信,是企業家的基石,也是登上巔峰的根本。

  很多年輕人把這兩個字當作「笑話」,還說什么「忠誠只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而在他們這些人眼里,那是一個人品格里面最寶貴的東西。

  所以,厲康年在心里暗自決定,答應過的事情一定要想方設法的完成。

  絕不違背誓言!

  “我也覺得是這個道理。”江來也附和著說道:“畢竟,只有你才能夠把那只真正的《梅妻鶴子》瓶給找回來。其它人都沒有這樣的能力。你要是早點兒出來,林小姐就不用受那么久的委屈了。”

  林遇眼神微凜,盯著江來的眼睛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林遇的眼神很可怕,如饑鷹,如惡狼,如擇人而嗜的怪獸。但是,他隱藏的極好,將所有的兇殘和戾氣全部都深藏在溫文爾雅的外表下面。

  “我猜是你做的。”江來出聲說道,他環顧四周,指著周圍的人群,說道:“當然,大家都這么想,只是都不愿意說出來而已。”

  “.......”

  原本圍攏在江來四周的人群迅速的朝著遠處退去。

  他們很想對著江來大吼一句:我不是我沒有你胡說。

  他們的命太苦了啊,只不過就是想站的近一些看個熱鬧而已,怎么就引火燒身了呢?

  是的,江來的猜測沒有錯。他們心里確實是這么想的,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只有林遇的嫌疑最大......可是,這并不代表著他們要把心里話給當著人家的面給喊出來啊。

  林遇是什么人啊?這個時候把人給得罪了,以后能夠有好果子吃?

  這個江來自己死也就算了,還拉著他們一起死,良心簡直是壞透了。

  林遇的視線從眾人臉上掠過,還不斷的和那些熟悉的老朋友們微笑示意,然后笑呵呵的問道:“是嗎?難道大家都懷疑是我做的?我林遇成了監守自盜的惡人?”

  “沒有沒有。林董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呢。”

  “就是啊,我認識老林十幾年了,老林的人品還是信得過的......”

  “老林可別誤會,我們沒有那么想......”

  -------

  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誰有理,大家就會支持你。而是誰的拳頭硬,誰的權勢大,誰站的道德點更高,大家才會支持你。

  顯然,和林遇相比,江來是一個更容易得罪的對象。所以,近乎一面倒的對林遇表達了「信任」和「支持」。

  林遇爽朗大笑,說道:“林遇進入古董行業數十年,承蒙諸位抬愛,才一步步的有了今天這樣一點兒微不足道的小成績。我這家小館子是朋友們捧出來的,哪能做這種摔碗砸鍋的事情?以贗充真,這種事情我林遇不會做,也不屑做。”

  “他們不是相信你,他們是怕你。”江來指著那些替林遇說好話的人,朗聲說道。

  “.......”

  圍觀人群面面相覷,一個個的實在是尷尬極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現場混入這樣一個二百五啊?

  所有人都夸皇帝的新衣好看的時候,你也跟著夸幾句不就成了?為什么非要跳出來說皇帝沒有穿衣服呢?

  你自己說皇帝沒有穿衣服也就罷了,還非要指著我們說「他們也看到你沒穿衣服」......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是嗎?

  “江來,你這話就說得過分了......”

  “就是,我和老林是二十幾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好怕的?”

  “我敬重你的專業,但是請你不要隨意詆毀別人的人品。”

  -----

  江來冷冷的瞥了眾人一眼,說道:“我為什么說是林遇?第一,他從事古董拍賣行業多年,有做假的人手,也有走私的渠道。第二,他是尚美的董事長,我想尚美的庫房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進去的吧?第三,林遇來了之后就說會賠小厲......厲先生一只真瓶,那么,他是知道真品在哪里,或者說,只有他有能力把那只《梅妻鶴子》瓶給找出來。所以,如果不是林遇,你們說這是誰做的?”

  林遇的修養再好,也被江來給激怒了,沉聲喝道:“血口噴人,如果查明真相,不是我林遇做的呢?”

  “我當眾向你道歉。”江來擲地有聲的說道。

  “......”

看過《獵贗》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