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超級狂兵 >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一發不可收拾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一發不可收拾

  “來!”劉展突然一動,影迅速的向這個方向而去,如果沒有聽錯,應該在三百米外。

  一群人飛快的跟在劉展后,心里暗暗驚訝,這應該是劉展有了什么發現,所以才會跑的這么迅速。

  而這會,劉展確實有了發現,而且還是大的發現。

  僅僅是一分鐘,劉展就已經沖到剛才說話的不遠處,遠處一尊石碑在遠處鎮著,看起來有些森然。

  那碑上寫著,影子二個大字。

  這里,絕對就是影子組織了,如果是去普通人來這里,肯定以為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石碑而已,根本沒有什么的。

  但是,劉展一行人,就是來這里尋找影子組織的。

  而遠處,一道影在哪里站立,看起來有些孤冷高傲。

  “不用去調查了,我們來了。”劉展聲音平淡,在這寂靜的夜空,響徹整片樹林,而他們的這對人,都整齊站在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呼吸都變得安靜。

  那男子轉,沒有再對著那石碑后面一不可見的小孔洞。

  但是他不知道,劉展卻已經發現了,夜視對于他而言,就只是簡單的吃飯這么簡單。

  “你們是誰?”男子轉看著劉展。

  “如果想拔槍的話,那就算了,還是叫你們老大出來,不用白費力氣了。”劉展隨意的道,氣勢不自覺散開。

  這男子心里一驚,因為他拔槍的動作幾乎是微乎其微,平時敵人都沒有辦法看到,可是劉展竟然察覺到,他真的是太驚訝了。

  “不要輕舉妄動,你不是他的對手。”在哪小小洞口,一道聲音從中傳出來。

  男子拔槍的手放回原處,眼神犀利的看著劉展,沒想到劉展如此的可怕,氣勢就像潮水一般,壓的心頭喘不過氣。

  “如果你的老大還不出來,你就直接準備輪回吧!”劉展聲音冷漠的道。

  男子黑色的領子輕輕被夜風給撥起來,顯得有些冷意,此刻面對劉展這么多的人,還有劉展上莫名的氣勢,他心里有些緊張。

  “你們不怕死嗎?我影子組織可不是表面的那么簡單。”

  聽了這話,劉展一笑,看著這人,手輕輕的抬了起來。

  “其實我很少用招式,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但今天風大的,而且你也帥,我就給你一個面子。”

  說著,一股猶如氣絲的力量從劉展手中激而出。

  “小心!”一道聲音,從影子組織的洞口中傳出,明顯不是剛才和這人對話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一名中年男子。

  而這個時候,前面的山體猶如洪水的閘門瞬間打開一道了門,原來前面的石體,竟然就是一道門,如果不注意看的人,根本沒有辦法看出來。

  “噗!”

  一道悶哼傳來,剛才和劉展對話的人瞬間倒下了,他的脖頸處,一道血痕顯現出來,看起來無比的可怕殘酷。

  一道影,從這道門中飛出,沖向劉展,速度飛快,猶如一道閃電。

  “砰砰砰砰……”

  瘋狂的撞擊聲,周圍的大樹在瞬間破裂,化為一花絮碎木,在虛空中飛舞,整個夜空都變得更加的詭異。而劉展和這人還在交鋒,在虛空中相持不下。

  “劉少和誰在戰斗呢?為什么我們看不到。”有人疑惑的道。

  殺天神一嚴,回頭喝道:“保持警惕,不要分心,劉少給我們開路,不是讓你們的分心,是想讓你們更好的表現。不要讓他失望。”

  頓時,十幾人想開口的心都忍住了。

  “踏踏踏……”

  一道道的影,如同黃蜂而來,從這山體的門中出來,每個人上穿著都是奇特,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手中都有一把刀,,一把劍。

  出來人的模樣,其實就是一名殺手最簡單的配置,而這里的十幾人,也是這樣的配置。

  人數越來越多,從這山中出來的人也是慢慢的堆積起來,看上去應該有接近一百人左右。

  很難想象,影子殺手組織會有一百來個核心組織人員,不愧是殺手界中的二流殺手組織,就是不一般的強悍。

  “天魂彈!”劉展手中一指彈出,這是天醫訣中的獨門秘技巧,一旦爆發,實力將會爆發出平時的一倍,所以這對戰的人注定會吃虧。

  “靈技!你怎么會有這么珍貴的靈技?”這人一聲驚呼,為劉展的出手感到驚訝。

  “靈技,那是什么?”劉展心里暗暗驚訝,不過沒有任何的顯露,手中的天魂彈還是瞬間彈出。

  所謂魂彈,便是利用靈氣,打出致命的一擊,直擊靈魂,這天魂彈,不是簡單的一擊這么簡單,分為五層,修煉到第五層,一指可破他人的神魂。

  “哼!”一聲悶哼,和劉展對戰的中年男子瞬間退回,明顯傷了一下。

  他的實力竟然和劉展不相上下,但因為技巧的問題,所以被劉展占了上風。

  “閣下是那個門派的,來我影子有何貴干,我叫河丘,我影子好像沒有得罪過閣下吧。”中年男子看著劉展。

  “是嗎?你的手下去殺我,但卻傷了我邊的人,你說沒有得罪過。”劉展質問的看著河丘。

  剎那間,河丘看著劉展,有些不相信。

  回頭看著自己后的眾人,河丘又看著劉展,道:“不知道閣下叫什么名字?”

  他想確認自己的影子是不是真的得罪劉展?劉展看起來實在不像是那個大門派的,但是劉展一使出靈技,他立馬就害怕了,擔心劉展是那個門派得意門生。

  “劉展。”

  “是你。”一聲驚呼,從河丘的后面傳來,是一名中年男子,此刻正驚訝的看著劉展。

  “河老大,上次徐家要對付的人,就是這個小子,沒想到派去刺殺他的人,都無功而返了。”這男子在河丘的耳邊道。

  聽著這話,劉展一笑,刺殺失敗,要是沒有失敗,他“原來是我影子雇主派的人,劉兄弟,這個就不怪我們了,我們也是受人所托,希望你能理解,而且看你后的人,應該是我殺手界的朋友吧!他們也應該清

  楚殺手界的規矩。”

  用殺手界的規矩來壓自己,劉展心里一笑,這樣就想讓他放棄嗎?可能嗎?

  “我還真的不懂殺手界的規矩,我只知道,因果報應,既然做了,那就應該有個結果,你說呢?河老大。”劉展看著河丘。

  無形中,兩人的眼神再次碰撞,所謂的規矩,就是在有限的力量中而已,一旦力量超出那個范疇,一定會打破。

  “好,既然劉兄弟如此執著,如果我敗了,清放過我這群兄弟,我希望依山傍水,這是我的心愿。”

  這是一名梟雄,眾人都能感受到河丘話語中的平淡和傲然,不卑不亢,是一個好男兒。

  “老大,我們不走,我們和你共同生死,況且,他們這么少的人,我們一起解決了算。”

  “不要廢話。”河丘一聲令下。

  頓時,后面的煽動的眾人都安靜下來,可以看出河丘的分量之重。

  劉展心里暗暗佩服河丘的想法,他這樣說,即使他死了,他的手下自己也不好動手,就算是天道循環,他也不應該大開殺戒,但如果他輸了,那后十幾人,恐怕都會首異處。

  “我也一樣,你發誓,若我敗,我的人離開。”劉展坦然的道。

  其實,只有他們兩人自己明白,在武境圓滿這個境界的可怕,根本不是武境巔峰可以比的,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

  一名武境中期,可以單挑二十名武境初期的人,一名武境巔峰,可以單挑五十名武境中期,但一名武境圓滿的人,幾乎已經一只腳跨越真正的武者修煉境界,就是對戰一百名武境巔峰,也是沒有問題。

  這就是境界提升的難處,也是境界差距間的恐怖,不是隨隨便便的跨越境界戰斗。

  所以,兩人才會有這樣的考慮,都為了活下來的人做打算。

  “好。”

  兩人一起發誓,如今一只腳踏入真正修煉者的行列,對于天道已經是初有感悟,兩人的起誓已不是簡單的起誓。

  若不遵從,將真正的會受到天雷懲罰,道心紊亂。

  兩人走到一棵大樹前,相互對立,沒有給下面的人交代任何事,因為都是對自己實力的認可,如果真的給交代后事了,那就是氣勢都輸了一半。

  “冤家宜解不宜結,劉兄弟,何必呢?”河丘看著劉展和善的道。

  眼神中的和善,上卻充滿了可怕的殺機,如同一把鋒利的寶劍,猙獰出鞘,劉展怎敢輕視。

  “我有個習慣,那就是不喜歡和解,你見諒。”

  夜風高,心寒冷,空氣都仿佛有些凝固,兩人沒有動,可是周圍的人卻感覺渾難受,兩人的氣場實在太強,壓到他們喘不過氣。

  殺天和徐然震驚,不知道劉展這么多天去經歷了什么?怎么會變得這么恐怖,一氣勢猶如爆發的火山,一發不可收拾。

  “勢”講究的是一驚一動,均勻之間,難以辨別,敵不動,我不動,我動不讓敵而動,搶占先機,一切都充滿了變化。

  提示:瀏覽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書!

  :。:

看過《超級狂兵》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