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至尊歸元 > 1594 報名,再見穆雪惜!

1594 報名,再見穆雪惜!

  此時穆雪惜一行人已過,大家繼續走在路上。

  而楚軒的問題過后,沒等孫老轉過身來說什么,李老已是開口簡單說道,“這千秋會,其實就是一種煉丹比賽。”

  “每十年舉行一次,由丹塔組織和判定,最終獲勝的前十名都將獲得非常豐厚的獎勵……”

  “我記得,穆雪惜那丫頭就是上一屆千秋會的冠軍!以她當時天仙中期巔峰的實力,煉制出了七品仙丹!當時轟動一時,讓整個仙界都為之震蕩,這才讓她在煉丹方面嶄露頭角,并且得以成功加入丹塔,成為最年輕的長老!”

  “當然,以小友的煉丹實力,恐怕你要去參加的話,必定能夠碾壓一切!”

  李老說到后面,還不忘特意夸獎楚軒幾句。

  畢竟那九轉還魂丹雖是上古丹藥,且如今并沒算在仙丹的九個品階之列,但大家都清理非常清楚,就算八品仙丹都不一定能與之媲美……

  “李老過獎了!”

  楚軒謙虛的笑了笑。

  “對了,方才您說什么丹塔長老,這又是怎么回事?還有這個丹塔,我曾走過不少星球,也只是略有耳聞而已!這算是一個怎么樣的勢力呢?”

  頓了頓后,楚軒接連問道。

  李老輕聲一笑后,緩緩回道,“丹塔,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勢力,從不參與仙界的任何爭斗!”

  “但卻幾乎無人不知,因為那里是煉丹師的圣地!”

  “這么說吧,除了一些擁有煉丹傳承的勢力之外,其他煉丹師若想要有今后更加長足的發展,則必須要加入丹塔……”

  “修真界中也有煉丹師的存在,但一些煉丹手訣手法,卻完全無法與仙界相比,不過分級都是一樣的,一品到九品……”

  “而仙丹,同樣也分為一品到九品,九品之上則為圣品以及神品。”

  “圣品丹藥已經初具靈性,而神品的話據說則可以幻化人形,與我們人類一樣修煉,甚至今后飛升神界!”

  關于丹藥,其實楚軒也有所了解,但卻并不知曉圣品丹藥和神品丹藥的存在……

  如今聽到李老這么說,楚軒心中不免震驚與詫異。

  “那么丹塔長老呢?”楚軒又問道。

  “一般來說,八品煉丹師便可被丹塔認可,自動成為長老,但穆雪惜那丫頭則是千年以來唯一的一次例外……”李老笑著說道。

  “因為她的資質?”

  “不錯!”

  李老含笑點頭,“那丫頭天生就是煉丹師的命,且實力方面同樣超乎常人,所以才會破例被提升為長老!不過這十年以來,據老夫所知,她也沒有辜負大家對她的期待,已經能夠煉制出八品丹藥!這長老之位也算是實至名歸了!”

  “丹塔,是在整個仙界都有勢力么?其總部又在何處?”楚軒好奇的繼續問道。

  “三大仙域都有丹塔,因為其特殊的中立位置,與各方勢力的關系都非常不錯!”

  李老笑了笑,解釋道,“至于其總部,除了丹塔之主以及分別坐鎮東南西三方仙域的三大長老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曉!他們想去的話,必須要通過身份驗證后,領取一個特殊的玉符,將之直接傳送進去!當然,能夠有資格進入總部的煉丹師非常少,可謂是千不存一!”

  “既如此,不知那個惜雪仙子可有資格?”楚軒笑著問道。

  “當然!”

  李老點點頭,“據老夫所知,丹塔長老都有資格!”

  “不是說八品煉丹師便可得到承認,從而成為丹塔長老么?莫非,現在的仙界之中,丹塔長老的數量并不多?”頓了頓,楚軒又問道。

  “這是自然!”

  李老點頭回道,“八品煉丹師的數量,應該不超過百人,而九品則只有不到十人之數!至于圣品和神品,那幾乎可以說是傳說了!”

  “這么少么……”

  楚軒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仙界的人數何其龐大?可不提九品,八品的數量也不過百,這簡直讓楚軒無比的驚愕。

  “方才李老您曾說過,丹塔之主和坐鎮東南西三方仙域的三大長老?難道他們也只是九品煉丹師?”楚軒又問道。

  “這就不太清楚了!”

  李老聳聳肩,笑呵呵的道,“小友該不會以為,我真的對丹塔了如指掌吧?”

  “聽您老所說,我方才還真的這么以為的!”楚軒笑道。

  “呵呵……”

  李老笑了笑,并未再多說什么,只是眼內閃過一些復雜。

  身旁,在兩人對話過程中從未開口的孫老,卻是緩聲言道,“小友若想參加這次的丹塔千秋會,倒是不妨可以去報名!”

  “不是說還有七日便要舉行了么?現在還可以報名?”楚軒眼睛一亮的問道。

  “千秋會一般都會在正式舉行的三日前結束報名,如今自然可以!”孫老點點頭,回道。

  “那……我試試去?”

  楚軒笑道。

  “走吧,索性無事,咱們一起過去!”

  李老聳聳肩,叫回來在前面開心玩耍的小李喆,一行四人便該換方向,朝丹塔那邊走去。

  …………

  不多時,來到這高達九層的丹塔前,排隊的人依舊不少,楚軒則自動排在了末尾。

  李老和孫老則帶著小李喆在旁等候,沒等一會兒,小家伙便跑去一旁繼續玩耍,時不時地傳來陣陣清脆笑聲,讓不少人見了都紛紛露出和善的笑容……

  “老爺,您為何不向楚小友說出您的身份?”孫老低聲問道。

  “有什么好說的?”

  李老聳聳肩,目光依舊落在小李喆身上,滿是慈祥與寵溺。

  “可小友他畢竟是能煉制九轉還魂丹的人吶,以這樣的實力完全可以破例成為長老的!”

  “關于此事,若傳揚出去,絕對會給他招來許多麻煩!”

  “也是!可您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畢竟,來都來了!”

  “有什么好回去的?現在丹塔的發展很順利,而且我如今也僅是渡劫后期,還需要時間……”

  “是,我明白了!”

  兩人的對話,雖然沒有傳音,但令人驚奇的是,哪怕就算在邊上的幾人都并未聽到一樣,顯得極為怪異。

  當然,楚軒同樣沒有注意到這邊。

  將近一個時辰后,終于輪到楚軒了。

  一番登記過后,楚軒順利的拿到了一塊參會的身份玉牌。

  上面只是簡單記錄了他的姓名,年齡等等,而等比賽正式開始之前,便要通過這塊玉牌進行身份驗證。

  可以說,這是唯一的證明!

  “惜雪仙子出來了!”

  “快看,那就是惜雪仙子啊,真漂亮!”

  “是啊,要是我能夠一親芳澤,那就算死上千百次也心甘情愿吶!”

  ……倏忽間,在不少人的驚呼聲中,一個身穿淺藍色連衣裙,且以白色紗巾蒙面的年輕女子從丹塔內緩步走出,頗有幾分出塵般的縹緲氣質,那春夏秋冬四名侍女緊隨其側……

  聽到眾人對自己的交談,穆雪惜微微蹙眉,冰冷的眼神掃視全場,讓那些人紛紛趕緊閉嘴,各自低下頭去,竟完全不敢與之對視。

  唯一和大家有所不同的,便是楚軒了。

  他的目光落在穆雪惜身上,雖看不清其長相,但那雙極為清冷的眼神,卻讓楚軒暗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兒見過一般。

  可陌生的氣息,卻又讓楚軒明白,這只是一個陌生人,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感覺到楚軒的目光,穆雪惜似有所感的與之對視了一眼,其秀眉更加皺起。

  而那春夏秋冬當即一聲嬌斥,“大膽!”

  “那是什么人吶?竟敢如此無禮的看惜雪仙子!”

  “沒見過,應該是其他星球的吧!這下子糟了,那小子怕是要被虐了!”

  ……見著春夏秋冬四女朝楚軒呵斥的樣子,周圍不少人紛紛幸災樂禍起來。

  “好了!”

  穆雪惜那白紗下的紅唇輕啟,只見她蓮步輕移,在不少人關注的目光中來到楚軒面前,冰冷的雙眸深處閃過一抹怪異,“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楚軒!”楚軒笑了笑,回道。

  “楚軒?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穆雪惜輕輕點頭,又問道。

  簡單的對話,再加上穆雪惜表現出的態度,不由地讓其他人震驚萬分。

  眾所周知,惜雪仙子從來不與家人以外的男人多說一句話,哪怕成為丹塔長老之后亦是如此,可如今卻對楚軒這么一個在許多人看來無比普通的年輕男子主動詢問,這簡直不知要驚掉多少人的眼珠子……

  “沒見過!”

  然而,楚軒卻表現的十分淡然,“不好意思,我剛報完名現在要離開了!請你們讓讓!”

  說完,在周圍不少許多殺人般的眼神中,他徑直繞過穆雪惜,而后在春夏秋冬四女中間穿過,朝李老三人那邊走去。

  不一會兒,四人一同離開。

  而穆雪惜本落在楚軒身上的目光,卻忽然轉移至了李老和孫老身上,似是想到了什么,那本古井無波的冷清眼眸中,浮現出了一抹難以掩飾的激動,被周圍關注著她的人們看得清清楚楚。

  “春兒……”

  穆雪惜想了想,道,“去查一下這個楚軒的來歷,今晚我要親自登門拜訪!”

  “小姐,這……”春兒一聽,頓時面露驚色。

  而眾人也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難不成惜雪仙子真的跟那個男人認識,甚至還要晚上去找他,這算是主動了嗎?

  “去!”

  穆雪惜沒在意他人的眼神,繼續吩咐道。

  “是!”

  春兒無奈領命。

  旋即,目送雪惜他們主仆五人逐漸遠去的眾人,似乎忘記了報名千秋會的目的,相互交頭接耳起來,讓此處顯得無比喧鬧……

看過《至尊歸元》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