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茅山鬼王 > 第1866章 解蠱蟲
  “你真的一點兒都不記得了嗎?”葛羽不答反問道。

  剛剛恢復神識的鳳姨,意識還有些恍惚,之前發生的一幕幕才緩緩在自己腦海之中浮現。

  它依稀記得當初在對付南疆陰婆師姐的時候,被那老妖婆給封印住了,帶到了某個地方,那老妖婆用各種辦法企圖煉化于它,讓自己成為她的傀儡,只是自己身為鬼魔,很難被其煉化,最后,那老妖婆強行給自己吞服了一種東西,自己的意識就完全模糊了,之后的事情便再也不記得了。

  回想過來的鳳姨愣了一下,緊接著有些慌亂的說道:“主人,我不是落在南疆陰婆師姐的手中了么,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葛羽耐心的跟鳳姨解釋了一遍之前的過往,如何千辛萬苦的將鳳姨從楊月娥那個老妖婆的手中將它又搶了回來,聽到葛羽說因為將它從楊月娥手里搶回來,中了黑龍派的埋伏,還將鐘錦亮和張意涵給弄丟了的時候,鳳姨懊悔萬分,泫然欲泣的說道:“主人,是鳳姨不好,拖累了你,你不該救我的……”

  “說什么傻話,當初我將你封印在聚靈塔中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會幫你抵消怨念,洗刷罪孽,終有一日會讓你再入輪回,怎么能說話不算數,你現在回來了,要幫我將那兩個兄弟找回來才行。”葛羽寬慰道。

  鳳姨連連點頭,鄭重的說道:“主人,你放心,鳳姨就算是魂飛魄散,也一定幫你將人找回來。”

  “回來就好啊,鳳姨還是那么美,為了將你救回來,黑爺也是鬼門關走了幾個來回,你就不感謝一些我嗎?”黑小色上下打量著鳳姨,一副豬哥的模樣。

  鳳姨用眼睛撇了黑小色一眼,鋒芒畢露,嚇的黑小色一哆嗦,這鬼魔可不是誰都敢招惹的。

  “不謝就不謝唄,你瞪我干什么,怪嚇人的……”黑小色賠笑道。

  “好了,這次能夠幫你恢復神識,多虧了這位五毒教的戎百大巫,你該好好謝謝他才是。”葛羽轉頭看向了戎百大巫道。

  那戎百大巫幫著鳳姨恢復神識,靈力消耗巨大,此刻已經由宋木彤攙扶著,坐在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臉色慘白,臉上還有汗珠不斷的滴落下來。

  鳳姨旋即朝著那戎百大巫飄飛了過去,這個一百多年前的女鬼,朝著戎百大巫行了一個奇怪的禮節,施了一個萬福,恭敬道:“多謝戎百大巫……”

  戎百大巫擺了擺手,看向了葛羽道:“葛羽,實話告訴你,要不是你救了我徒兒小彤,她又偷偷過來跟老夫絮叨這件事情,即便是你掌教師兄龍華過來說情,老夫也不會施展這種巫術幫它恢復神識,實在是太過消耗修為,況且是老夫強行出關之際,身上本來就有損傷。”

  葛羽感激的看了宋木彤一眼,宋木彤俏臉一紅,低下了頭去。

  “多謝大巫,這次您幫我,大恩不言謝,以后五毒教有用得著我葛羽的時候,戎百大巫盡管招呼就是,葛羽絕對推遲。”葛羽拱手致意道。

  “好,這句話你記著就好,以后肯定有用得著你的時候……”

  頓了一下,那戎百大巫用些頹然的揮了揮手,說道:“你們走吧,老夫喘口氣,恕不遠送了。”

  葛羽和黑小色也不敢再多加打擾,朝著那戎百大巫行了一禮之后,便由宋木彤帶著離開了這里。

  當他們走出了一段距離之后,葛羽回頭去看,發現戎百大巫還坐在原來的地方,身單影只,有些凄涼蕭索的感覺,為了幫鳳姨恢復神識,戎百大巫的確是消耗了不少靈力。

  宋木彤將他們送出了此處禁地,重新來到了寨子之中,葛羽在半路上已經將鳳姨重新收回了聚靈塔之中,自然是心情大好,雖然此一行有些坎坷,總算是沒有白來一趟,鳳姨恢復了神識之后,葛羽的實力無疑又增強了幾分。

  來到寨子里的時候,夜色已經很深了,宋木彤的意思是讓葛羽和黑小色在寨子里再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離開。

  可是辦完了這件事情之后,葛羽和黑小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尋找失蹤的鐘錦亮和張意涵,這件事情耽誤不得。

  在來之前,葛羽就通知了萬羅宗的金大管家幫著想辦法,而這個五毒寨之中手機完全沒有信號,即便是萬羅宗那邊有消息,也聯系不上他們,所以葛羽婉拒了宋木彤的邀請,連夜便要離開五毒寨,打算折返回江城市。

  宋木彤的樣子有些依依不舍,不過也不好耽誤葛羽的事情,回到五毒寨之后,叫上了老余,由宋木彤將他們一行三人送到出了五毒寨。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當宋木彤還要再送一段路程的時候,葛羽卻停下了腳步說道:“小彤妹子,你回去吧,身上還有傷,咱們以后肯定還會再見面的。”

  宋木彤點了點頭,說道:“小羽哥,歡迎你再來五毒寨,以后有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可以聯系我,我這里有個小東西送給你。”

  說著,宋木彤從一伸手,手心里突然多出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爬蟲,一下拍在了葛羽的手上。

  不等葛羽細看,那爬蟲很快滲透進了葛羽的手心里,嚇了葛羽一跳。

  黑小色是真被這種蠱蟲給嚇怕了,連忙道:“我說小彤妹子,你不會給小羽下蠱了吧?我可是聽說,你們這邊的女子,如果有了什么中意的情郎,就給他下一個情蠱,以后那男子就會對她死心塌地,只要三心二意,蠱毒發作就是腸穿肚爛的下場……”

  宋木彤白了黑小色一眼,臉色微紅,沒好氣的說道:“黑哥,你胡說八道什么呢,我送給羽哥的是一種解蠱蟲,只要不是什么太過霸道的蠱毒,這解蠱蟲都可以解開,如果遇到什么危險的話,還可以放飛這只蠱蟲,我這邊就會有所感應,這也是一種靈蠱,不過攻擊性不強,是我自己沒事兒煉著玩兒的。”

  :。:

看過《茅山鬼王》的書友還喜歡

赚钱捕鱼达人